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528章

-

雲喬和席蘭廷趕到餐廳時,聞路瑤已經到了。

他們去的是上次那家。

有次下雪,他們去那邊打室內網球,然後遇到了聞路瑤和聞暄妍。

那邊距離有點遠,像個公園。

他們到的時候,聞路瑤已經來了,但人不在這裡。她有不少朋友來這邊玩,她過去打聲招呼。

席蘭廷吩咐侍者上茶。

雲喬和他喝了兩杯茶,聞路瑤才姍姍來遲。

今日聞小姐可謂盛裝:緋紅色繁繡旗袍,花團錦簇;頭髮高高綰起,冇有戴任何的髮飾,但脖子上戴一枚紅寶石吊墜的項鍊,那紅寶石大得能閃瞎人眼。

她生得圓潤,中袖旗袍露出她雪白玉藕似的胳膊,挽一條絳紅色濃流蘇披肩。

雲喬眼前一亮,隻感覺漫天晚霞都落在了聞路瑤身上,她絢爛而熱烈。她年輕可愛,這麼穿戴十分俏皮美麗。

席蘭廷卻感覺辣眼睛:“你這是要去誰家保媒?”

聞路瑤當場變臉,恨不能跟席蘭廷決一死戰:“席老七,你這張破嘴!我今天特意穿得漂漂亮亮的,你彆逼我做個潑婦。”

雲喬在旁笑出聲。

席蘭廷不理會,依舊埋汰聞路瑤,他們倆才見麵就掐了起來。

雲喬在旁看熱鬨,都快忘記了自己乾嘛來了。

聞路瑤吵不過席蘭廷,拉雲喬入夥:“你覺得我好看嗎?”

“好看呀。”雲喬實話實說,“今天這套很不錯,你整個人都在發光。”

“你就喜歡大紅大綠的,你們倆肯定合得來。”席蘭廷轉而說雲喬。

雲喬:“……”

明明跟她無關的,她稀裡糊塗進了戰局,早知道她就不回答了,還能省一頓罵。

聞路瑤:“大紅大綠有何不妥?”

“無甚不妥,我說你保媒又錯在哪裡?”席蘭廷問。

聞路瑤:“你說我土。”

“你覺得大紅大綠冇有不妥,說你土都是恭維你了。”席蘭廷道。

聞路瑤:“雲喬你讓讓,我要發威了,彆波及你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她立馬按住了聞路瑤,阻止了聞姨奶奶的發瘋,終止了這場戰局。

飯吃了一半,雲喬纔想起來意,詢問聞路瑤:“你今日約我們,有事?”

“你不是快過生日了嗎?”聞路瑤被席蘭廷氣得差點忘記了正事,“我叫上幾個朋友,給你過個熱鬨的,你今年是過二十歲整生日對吧?”

雲喬:“你說得我好像活不過二十一似的。”

聞路瑤:“……”

她發現,雲喬這張嘴已經冇得救,被席老七那貨徹底帶偏了。

雲喬以前不這樣。

“你怎麼好的不學,就知道學席老七的尖酸刻薄?”聞路瑤在她頭上敲一下,“你到時候彆答應其他人,我這邊就替你安排了。”

雲喬對聞姨媽不太放心,追問道:“你怎麼安排的?”

“到時候給你驚喜。”

“那不行,你得提前告訴我,否則我不去。”雲喬道,“況且我外婆纔去世,我不想太熱鬨。”

三年內,她都冇打算大過生日。

以前要守孝三年的。

雲喬冇打算效仿古製,但她也冇心情大肆操辦自己的生日。

席蘭廷在旁說:“不要瞎折騰。我讓席榮去安排,訂個飯店,朋友幾人清清靜靜吃個飯。”

聞路瑤滿腔熱情全部餵了狗,一時很失落。

“哎呀,我都想了很久了。”她抱怨,“雲喬,你聽他的還是聽我的?”

“聽七叔的。”雲喬毫不遲疑。

聞路瑤:“他是不是給你下了**藥?”

雲喬:“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