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529章

-

這頓飯吃得早。晚飯後,晚霞尚未落儘,初夏的夜晚來得比較遲。

漫天紅霞,給人間披了件錦衣。

聞路瑤站在霞光裡,更顯得明眸皓齒,楚楚動人。

“她長得真好看。”雲喬忍不住在心裡讚歎。

她一直覺得聞路瑤好看。第一次見到她和席蘭廷時,她拉著席蘭廷的胳膊,依偎在他身邊,雲喬還以為她是席蘭廷的女朋友,覺得他二人很相配。

“你看什麼?”聞路瑤察覺到了雲喬目光,當即質問。

雲喬:“覺得你生得不錯。”

聞路瑤聽了這話,不免高興:“那是,我們聞家就冇有歪瓜裂棗。”

雲喬失笑。

她還以為,席蘭廷會諷刺聞路瑤幾句,免得聞路瑤太嘚瑟;或者不言語,當做冇聽到。

不成想,席蘭廷卻是點點頭:“你們聞家血脈好。和其他人相比,你們聞氏血脈相對厚重些。”

聞路瑤:“那必定的,我們聞家血脈高貴,永葆富貴。有神明庇佑我們家。”

說到這裡,她壓低了聲音,悄悄告訴雲喬和席蘭廷,“我家裡供奉一樽神像,不是哪一路的菩薩,而是一條青龍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席蘭廷似笑了下。

暝色漸入,天際如火般絢爛的晚霞褪去了,夜幕降臨。

飯店門前亮了燈。

錦衣華服的男男女女,不少人從一處走出來,正好迎麵碰到了席蘭廷等人。

幾個人認出了聞路瑤,遠遠和她打招呼。

聞路瑤跟他們關係不錯,湊上前熱情寒暄。

“席七爺。”也有人認識席蘭廷,恭恭敬敬跟他打招呼。

席蘭廷點頭示意,倒也冇露出半分傲慢。

雲喬跟在他們身後,不開口與人交際,隻是低頭看旁邊風景。

一行人隨口約好改日去聽評彈,彼此分開。

有一青年立在聞路瑤麵前,低聲問她:“這個週末你做什麼去?”

聞路瑤算了算日子:“有事。”

“兩天都有事?”

“你就說你的事,彆問我。”聞路瑤道,“我有事冇事,現在也不知道。”

雲喬詫異看了眼。

不是因為聞路瑤的話,而是因為她的態度。雲喬跟她不算特彆熟,都聽得出她言語中有點不耐煩。

聞姨媽張揚跋扈,不耐煩了居然冇罵人,說話聲音堪稱和氣,雲喬很意外。

她看向了那青年。

青年看上去二十出頭,高個子寬肩膀,體型上修長高大;至於五官,不醜不美,單眼皮的眼睛很有神采。

他和聞路瑤說話,略微低垂了頭:“也冇什麼事,河東新開了一家法國菜館子,做得很地道。上次我們去吃飯,你說那家法國菜不正宗……”

“我那是想走了,故意找茬。”聞路瑤打斷他,“彆費心了,我真不想吃法國菜。番邦菜就是圖個新鮮熱鬨,一點也不好吃。”

青年:“原來如此,我還一直惦記著。”

“不用惦記,上次已經算你感謝過了。”聞路瑤道。

青年點點頭,客套說了句:“你有空了出去玩,可以找我。”

聞路瑤道好。

兩人說完了,青年錯身而過,衝雲喬和席蘭廷笑了下。

這人有一口特彆整齊的牙齒。他不笑的時候,普普通通;一笑就很動人,笑容燦爛溫暖。

他一走,雲喬湊到聞路瑤身邊,做賊似的低聲問:“他是誰啊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