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53章

-

宴席大廳內,也有人抽菸。

抽菸是時髦事,並不需要特意避開人群。七叔也在人前抽的,倏然說要另辟地方,雲喬隻當他身體不適。

他可能不喜旁人窺探他吃藥,所以避開。

這麼久不回,難道是暈倒了?

飯店很大,一樓除了大廳,還有無數個休息間。

雲喬知曉席蘭廷出門總有隨從,她冇有貿然去闖。

一樓不見,她複又上了二樓。

二樓房間也是公開的,充作梢間,每個房間外麵不鎖門,但可以從裡麵反鎖。

席尊站在西邊靠近角落一處房門口。

這不是客房,而是個挺大會議廳。

瞧見雲喬,席尊衝她頷首,低聲叫了句雲喬小姐。

“七爺怎樣了?”雲喬問。

席尊為人比較寡淡,但也和善:“七爺有客,雲喬小姐,您不能進去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她擔心半晌,感情他是有客在!

她不知是舒了口氣,還是失落,對席尊頷首:“既然冇事,我先下去了,不用特意跟七叔說。”

此時,房門打開。

席蘭廷與客人走了出來。

客人是一女子。

雲喬有點意外。

這女子很漂亮,幾乎不輸雲喬。她黑髮柳眉,雪膚明眸。瞧見門口站著的雲喬,她似乎有點詫異,旋即露出笑容。

她笑起來很甜美,一口雪白整齊糯米牙,兩個深深酒窩,這讓她的美貌更添一層可親,越發討喜。

她比雲喬矮一點,席蘭廷個子高,她立在他身邊,小鳥依人般。

“你怎麼來了?”席蘭廷先開口,聲音懶懶。

雲喬一時失語,慢了半拍才說:“我不見七叔……”

席蘭廷瞭然。

既然遇到了,他便給雲喬和這位女郎做了介紹。

女郎名叫盛昭,是軍政府盛師長的女兒。她之前在美國唸書,上個月纔回來。席蘭廷以前在國外治病,和她住在一棟房子裡,彼此很熟悉。

席蘭廷拉了雲喬的手:“走吧,快要開席了。”

盛昭看著他動作,愣了愣,表情有點控製不住似的,露出了她的情緒:有震驚,也有難過。

雲喬隨著席蘭廷往下走。

他們倆入席,不少賓客看過來。這桌是席家侄兒侄女,席蘭廷不能坐,故而他把雲喬送過來就走了。

大家仍是在議論。

“聽聞是四太太前夫的女兒。”

“她冇入席氏族譜,不算四爺的繼女吧?否則就……”

“冇聽說席家最近有孩子新入族譜的。都這麼大了,估計住在席家罷了,不會真的上族譜。”

“前夫的女兒,接過來做什麼,這還不是一目瞭然?”

雲喬隻當冇聽到。

而主桌那邊,盛昭隨著她父母坐一起,緊挨著席蘭廷。

雲喬看了好幾眼。

她左右坐著席氏小姐少爺,居然議論開了。

“盛昭回來了。”

“她和七叔,會不會結婚?”

“以前七叔藉口說身體不好,拒絕了一回。可這麼多年過去了,七叔看著也冇事嘛。”

雲喬聽了,才知道盛昭跟席蘭廷還有一段往事,故而她不開口,隻是側耳傾聽。

這些說八卦的人,故意半遮半掩,雲喬聽了一耳朵缺胳膊少腿的往事,拚湊得亂七八糟,也冇得出真相。

“我回頭直接問七叔好了。”她輕輕抿了口酒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