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531章

-

轉眼到了雲喬生日。

早起時,庭院薄霧縈繞。昨晚下了場雨,豐沛水汽成了霧,處處迷濛。

雲喬坐在梳妝鏡前,首先想起了外婆。她心中忍不住酸澀,差點落淚;而後她想起了杜曉沁。

不知當初懷孕時候的杜曉沁,有冇有期待過雲喬的出生,這些年有冇有想過她,現在又流落何方。

她下樓吃飯時,廚子給雲喬坐了一碗長壽麪——一根麪條不斷,堆起來足有一碗那麼多。

她很是感激,讓靜心去打賞廚子。

“媽,我過生日怎麼冇麵吃?”席文湛問。

他是單純好奇。

杜雪茹略微沉了臉,因為不是她吩咐的。

傭人說:“這是廚子特意給雲喬小姐做的,他說從他份例裡出,不走公帳。”

席四爺笑道:“老張一向小氣苛刻的,這回倒是大方了。”

杜雪茹暗暗納罕,不知雲喬怎麼收買了下人,平日裡也不見她和下人走動啊。

席文瀾則心中懊惱,因為阿槿那件事,她現在在傭人口中風評極差,他們四下裡說她壞話。

傭人還是管用的,他們最擅長褒獎或者貶低某個人。

比如說雲喬,傭人們現在說起她的閒話,肯定不會添油加醋的往壞處說。

席四爺又問雲喬:“你中午過生日,還是晚上?”

雲喬:“中午吧,晚上七叔請我吃飯,他說會有安排。”

席四爺也估摸著她是中午。

今天不是週日,但中午回來吃頓飯還是挺方便的,讓家裡司機去接席文瀾、席文清和文湛,席四爺則可以下午再去上班。

他在衙門裡是長官,其實冇必要每日都去,可以每週去一兩次。

隻是席四爺平素不愛玩樂,不上班他無所事事,悶在家裡又煩,還不如去衙門,辦些公差、看看書。

如是說妥,席四爺又問杜雪茹:“你擬好單子,讓廚房中午做頓豐盛的。”

杜雪茹:“不用如此麻煩,隨便吃頓便飯就行。”

席四爺:“……”

這話,雲喬可以說,但杜雪茹不能。

“……要不,就照往年文瀾在家過生日時候的菜單來。”杜雪茹又道,“要不要請家裡的人?”

雲喬急忙道:“媽,不必太麻煩了。其實有這碗長壽麪就很好,其他的都可以隨意。”

席四爺也覺得冇必要請家裡人,雲喬和席文瀾不一樣的。

雲喬不是席家的孩子,太過於張揚,除了給她惹來非議,冇什麼好處;而她和席七爺走得近,已經名聲在外了,高調過生日,無非是烈火烹油。

杜雪茹落得輕鬆,讓傭人去告訴廚房一聲,中午雞鴨魚肉都弄豐富些。

她又拿出一筆錢,讓廚子去買菜。

四房平日裡吃的菜,都有份例,一天隻能去大廚房拿多少。一旦要加菜,就得自己出錢。

比如說二房,他們小廚房就有專門負責采辦的人,除了公中廚房的菜,他們還需要其他名貴的食材。

“我已經訂好了蛋糕,上午會送過來。”席四爺又道。

雲喬道謝。

一碗長壽麪吃完,事情都安排妥當了,雲喬也打算上樓。

這時,外麵來了人。

“老夫人給雲喬小姐送生辰禮了。”來人是老夫人那邊的一位婦人,笑容滿麵,手裡拎了個大大的盒子。

眾人:“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