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534章

-

雲喬上樓,去拿了自己的繡品。

她好些時候不做了,現在這兩幅還是從前在老家做的,打算送人。

隻是自己做的繡品,用處比較微妙,雲喬目前還不需要這樣的應酬,冇送出去。

她翻箱倒櫃找了好一陣子。

下樓時,柳世影已經到了,正在把她的一副繡品展現給老夫人瞧。

她的繡品,一看就是特意繡給老夫人的:用了黃絹,繡了蓮花,用卷草紋修邊,滿滿都是“佛繡”的氣息。

至於繡品,針腳細密,又略帶幾分稚氣,看得出柳小姐是花了功夫的。

“真不錯。”老夫人笑意慈祥,“彆說現在這年代了,哪怕往前推個二十年,有這樣的繡活,也是很出色的。”

柳世影心花怒放。

她的繡活一直不錯。

她之所以自負,因為在她家、她生活的圈子,這些年變化極大,女孩兒們已經不流行做針黹了,都要唸書、學洋文。

而老一輩又很喜歡女孩兒們會點傳統手藝。

每次繡品拿出去,總能得到自家長輩或者親戚家長輩的誇讚,把在場眾小姐都比下去,這是她的榮耀。

況且她年紀小,至今不滿十六歲,這麼點的女娃娃能把繡品做成這樣,哪個不誇她幾句?

一個人被捧著,她就不知天高地厚,也不知自己真實水平了。

柳小姐總以為自己已經可以賽大師了。

“廣州那個盛娘子,不知她願意不願意收我為徒?現如今的人,冇人有我這般天賦了吧?”

柳世影時常如此說。

盛娘子是這些年比較聞名的發繡師傅之一,談起大師,總要提及她。

柳世影自以為天賦過人,盛娘子若想找個關門子弟,肯定願意找她這樣的,這也是她為什麼非要今天和雲喬比。

拿自己的長處,把雲喬踩入塵埃。

雲喬生得美豔,世人常說美而蠢,柳世影大概覺得戰勝她很容易。

“雲喬呢?怎麼還不下樓?”柳世影催問。

二房的兩位小姐,也在旁邊應和,幫襯她們的表妹。

雲喬姍姍來遲。

眾人看向了她。

她表情恬柔,既不忐忑,也不得意,彷彿置身事外,此前一切都與她無關。她這種態度,襯托得柳世影越發像跳梁小醜。

杜雪茹時常恨她這幅作態,直到今日,才感覺揚眉吐氣:“看看,還是她厲害,柳小姐壓根兒不夠看的!”

雲喬能氣死人不償命。

她的繡品拿出來,原本端坐著的老夫人,後背不由挺直了:“喲,這繡得不錯。”

其他人也看過來。

和柳世影的相比,雲喬的繡品針腳細密、配色鮮活不淩亂,可以媲美大師傅了。

“真不錯。”督軍夫人也說。

老夫人滿眸讚許:“繡得真好,看得出花了功夫。以前誰教你做繡活?”

“是廣州的盛娘子。”雲喬道。

她這話一說,屋子裡安靜了下。

老夫人同樣略感震驚:“彆說,還真有點盛娘子的風格。”

“我看看。”督軍夫人要接。

老夫人打算遞給她,一個反手,卻發現這是雙麵繡。

她再次驚歎一聲:“盛娘子的真傳,她的雙麵繡,兩麵必定不同色。”

眾人都圍上來。

和雲喬的繡品相比,柳小姐那就是小孩子瞎胡鬨。

杜雪茹也忍不住站到了老夫人身後,想要看個究竟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