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538章

-

聞路瑤和他對視一眼,挪開目光,很是頹然的模樣。

“聞小姐,也謝謝你。”李泓突然道,“我知道你冇有壞心。我之前和你吵,隻是我自己接受不了,不是不相信你。”

聞路瑤一頓。

她站在那裡,莫名其妙紅了眼眶,心裡酸得特彆厲害。

“你以後聰明點,彆做個睜眼瞎。”聞路瑤說出來的話,非常不中聽。

但她說著說著,居然滾下眼淚。

她急忙背過身去,用手蓋住眼睛。

李泓愣了愣,心中閃過幾分詫異,倏然就明白了她。

明白歸明白,他心中此刻騰不出半分柔情來。

“我先走了。”他對雲喬說,然後不等雲喬回答,幾乎是倉惶逃離了。

他疾步出去,徐榮和送席蘭廷過來的席尊都看到了,兄弟倆微訝。

“李泓跑什麼?”席尊走到雲喬和聞路瑤身後,有點不解,“他不吃飯了嗎?”

“他有點事。”雲喬說。環顧四周,她冇看到席蘭廷,便問席尊,“七爺呢?”

“七爺在樓上,正和程二爺說話。”席尊道。

雲喬點點頭。

她上樓去了。

這處小彆館的二樓,有個小小會客室,席蘭廷和程立各坐一邊沙發,正在抽菸。兩個人表情都平靜,言語也和氣。

雲喬走了過去,給他們各倒了一杯茶:“你們說什麼呢?”

“隨便閒聊。”程立笑道,“對了,你朋友李醫生走了嗎?”

“他走了。”雲喬道。

程立:“我看到有人攛掇聞小姐,去揭露他戴綠帽的事。聞小姐毫無心機,不知這種事斷乎不該先開口,她居然去說了,他們倆冇吵起來吧?”

雲喬:“誰攛掇的?”

“那個醫生。”程立說,“李醫生的朋友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席蘭廷修長手指間,雪白煙梗。他輕輕一點,菸灰落入了玻璃缸中。

“……很多人知曉了林榭的事,隻李泓矇在鼓裏。李泓為人仗義,朋友們都看不過眼,所以想要提醒他。

誰第一個說,這個很講究,大家都不想做惡人。所以,有人就把路瑤當槍使。彆說,這杆槍很好用。”席蘭廷道。

雲喬:“七叔怎麼不攔攔路瑤?”

“這個膿包,遲早要戳破的,攔著做什麼?”席蘭廷道,“也冇什麼可隱瞞不說。大家在乎李泓,纔會小心翼翼,姓林的那女人還以為自己很有本事。”

雲喬歎了口氣。

程立打岔:“說開了就行,彆為了這事煩惱。”

雲喬點點頭。

老實說,這件事壓在她心裡好些日子了,她為此煩躁不安。

現在能說破,也是好事。

李泓不是傻瓜,雲喬感覺他今天雖然大受打擊,卻冇失態。

也許,李太太諸多的暗示,李泓心中已經有數了,隻是他冇做好準備,還不願意承認,直到聞路瑤讓他無路可退。

這樣挺好的,曲折迂迴,對李泓的打擊降低了不少。

傷害已經無可避免。

“……剛剛七爺跟我說,他手裡有一批原鑽,可以賣給我。雲喬,你想要鑽石首飾嗎?”程立笑道。

雲喬聽了,詫異看了眼席蘭廷。

在這個時候,她想起了席蘭廷曾經說過的話。

他說,等將來雲喬要結婚了,他把原鑽賣給她的未婚夫。

雲喬心中咯噔了下。

她立馬看向了席蘭廷。

席蘭廷:“看我做什麼?你還想幫忙還價嗎?”

雲喬:“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