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540章

-

雲喬拉了席蘭廷,兩個人在舞池裡,她正在教他。

“席七爺和她好般配。”聞路瑤的朋友,在聞路瑤耳邊嘀咕,實在忍不住感歎,“從未見過這樣漂亮的兩個人。”

聞路瑤讚同這話。

雲喬和席老七很般配的。他們倆除了彼此,旁人配他們,光從外表上講,那是高攀了。

“七爺好寵她。”朋友很羨慕。

聞路瑤維護雲喬:“你若生得這般好看,七爺也維護你。”

旁邊的人也在看他們,時不時低聲議論。

徐寅傑氣得很無奈。

他看了眼站在旁邊,表情安靜的程立,歎了口氣:“二哥,你怎麼把雲喬給弄丟了?看看,她又被席七爺搶了去。”

程立回眸。

他眸色漆黑,宛如一汪潭水,深不見底,有種莫名的寒意傾瀉而出。

他言語平緩:“雲喬不是物品,怎麼說搶來搶去的話?她是個人,將來說不定比你更有成就。寅傑,她有自己的選擇,她選擇了席七爺。”

在徐寅傑的世界裡,好像男人纔有資格選。

所以,他覺得程立和席蘭廷阻攔了他的路,他們會跟他搶雲喬。

但在程立看來,雲喬是和他們一樣厲害的人,她不是任憑誰搶奪的寶物,她有自己的思想與判斷。

她纔是唯一可以選擇的人。

程立一直很明白這一點。

他遇到雲喬時,雲喬才十二歲。

那時候他就想,未來的女孩子們,要生活在一個安定的國度,要有勇有謀,要有自己的本事與理想。

她們不是誰的附庸,不是奴隸,標好價碼等待男人用價格買走她們。

雲喬做得任何選擇,程立都接受。

他越發喜歡這樣的雲喬。她長成了程立夢想中年輕女子的樣子,這樣很好。

程立從她身上,看到了前途,也瞧見了家國的未來。

所以,雲喬拋下他、走向席蘭廷時,他隻是心口無法壓抑的抽痛了下,他並冇有惱火。他嫉妒,但他不生氣。

“二哥,你喜歡雲喬,我也喜歡她!”徐寅傑道,“若我得不到她,那我寧願你去追求她。”

“我在追求她。”程立道。

徐寅傑:“……”

“我在追求她。”程立又重複了一遍,“而不是在囚禁她。”

徐寅傑:“……”

他不知程立這是太過於悲觀,還是太過於樂觀。

對程立而言,愛情的美好在於從她身上瞧見了幸福的樣子,而不是得到她,他尊重雲喬的選擇。

舞池那邊,席蘭廷已經學會了小步舞。

聞路瑤跟見鬼了似的,看著席蘭廷和雲喬蹦蹦跳跳的。

她使勁揉了揉眼睛,都忘記了自己的傷感,下巴差點掉下來:“那是席老七?”

他那麼端著的一個人,居然為了雲喬,跳這種洋鬼子的小步舞?

“他腦子是不是進水了?”聞路瑤實在冇辦法說服自己,去相信眼前這一幕是真的。

由於雲喬和席蘭廷帶頭,在晚飯開始之前,大家熱情加入了舞池,學起了小步舞,整個生日宴變得更熱鬨了。

雲喬不停在笑,她的心都要飛揚了。最後一個舞步時,她撲倒了席蘭廷懷裡。她微微喘息著,薄薄暖意從領口散發,帶著淡淡馨香。

席蘭廷的眸子一瞬間變了顏色。

他極力遮掩,俯身抱住了雲喬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