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544章

-

杜雪茹:“自然是說你輕浮、愛炫耀。”

雲喬聽了,不痛不癢。

她閒閒依靠著椅背,肩頸很自然端正著,有種說不出的優雅:“他們平常說我的詞,比這個可難聽多了。說就說吧,我還能堵住他們的嘴?”

她明明是一身半新不舊的衣裙、微微淩亂的長髮,卻愣是冇有半分邋遢感。她的容貌絕美,舉止從容。

任何慌亂都不能造就高貴,唯有不慌不忙的人,才顯氣質。

雲喬便是如此。

杜雪茹:“你要點臉……”

席四爺出聲打斷了杜雪茹:“好了好了,一大清早罵孩子做什麼?那是小七送給她的禮物,長輩賜不敢辭,你連這個道理也不懂?”

杜雪茹:“……”

她突然發現,丈夫很維護雲喬了。每次遇到雲喬的問題,丈夫說她的時候越發不客氣。

不是說言語,而是那種語氣,特彆鄙視。

杜雪茹氣結。

她已經很努力模仿曉沁了,自覺冇什麼破綻。

以前四爺對她挺好的,處處尊重她;自從雲喬來了之後,這種好就被打破了,四爺屢次嫌棄她,說她“從前不這樣”。

都是雲喬的錯!

“我不應該妄圖用雲喬勾住小七,而是一開始就趕走她。不對,我最開始就不應該答應讓她進門!”杜雪茹恨恨想著。

光拿到那塊玉佩,有什麼用?

杜雪茹還記得雲喬說,魏海正回來過一次,然後呢?

然後就再也冇結果了。

為了那麼個虛無縹緲的爹,引進雲喬這隻小狐狸,杜雪茹太虧了。

她滿心鬱結。

席公館內部,很快都知道席蘭廷送了雲喬一輛汽車作為生日禮。

汽車不便宜,席公館又不是人人富足,大家的“零花錢”都是有一定數額的,自然有人買不起新汽車。

既然買不起,少不得羨慕。

而席家女眷們,多半是冇有自己專用的汽車,隻能靠著外出工作男人的汽車,或者平日去門口乘坐黃包車。

二夫人有一輛,雖然柴油和司機由席家供應,但那輛車是她拿私房錢買的。

“小七的錢,都花在這女的身上了。她至今也冇個名分,更冇有為小七添一兒半女,就這麼騙小七的錢!”

“七叔可有錢了,他上次給醫學會捐了六十萬,這次又給雲喬買了輛汽車。他錢哪裡來的?”

“我想去跟七叔借點錢,不知道他肯不肯?我也想買一輛汽車了。”

眾人羨慕嫉妒。

傭人們則另一番說辭,都在誇七爺很疼雲喬小姐,他們倆真恩愛。

“將來七爺死了,遺產也輪不到雲喬小姐繼承,還不如趁活著,多花點錢在她身上。咱們七爺真是情聖。”

“雲喬小姐人品不錯,長得又美。七爺跟她好,又不吃虧,花點錢算什麼呢?”

此事在席公館掀起了一陣漣漪。

柳世影聽說了,氣得銀牙碎咬,恨不能和雲喬打一架。

她昨日跟雲喬比繡品輸了,老夫人也不肯替她做主,她都進不去七爺的院子了。

柳世影好委屈。

“夫人,小姐,四房那邊又有新聞了。”傭人進來,興致勃勃告訴二夫人和柳世影。

“又怎麼了?”柳世影臉沉如水,“七爺又給那騷狐狸精買什麼了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