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546章

-

雲喬略感煩惱。

她的煩惱來自徐寅傑。徐寅傑打電話給她,說端陽節要給她送五毒餅,以及趨吉避凶的長命縷。

雲喬很想說不要。

然而,盛暉那件事還冇完,雲喬不知盛家會如何對徐寅傑,心中總感覺虧欠了他的,實在不落忍。

她沉吟再三,還是決定:“要拒絕他!我感激他,將來還人情給他,而不是默許他追求我!”

徐寅傑那貨最會蹬鼻子上臉,雲喬生怕一個不小心被他占了便宜去。

“我不要你的五毒餅和長命縷,我也不過端陽節。”雲喬打電話給徐寅傑,很明確對他道,“你再打電話過來,我不會接的。”

徐寅傑在電話那頭低低笑了起來,笑聲溫暖:“好嘛,我錯了!那喬喬,咱們一塊兒去二哥那裡過端陽節行嗎?”

雲喬:“不行,我要在席公館過節。”

“二哥一個人在這裡,你真忍心啊?”徐寅傑道,“叫上七爺,大家一起包包粽子,還挺有趣的。我還叫了祝禹誠,他也來!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“喬喬,就等你了。你不能因為我一個人,就不理二哥了。”徐寅傑又道,“二哥冇得罪你。”

雲喬咬了咬牙。

二哥對她很好,就像雲喬的父親一樣,處處疼愛她、栽培她;他在異地過節,雲喬不出現,的確有點不近人情。

她也想和祝禹誠搞好關係。

雲喬有點鬆懈了,隻得道:“我回頭給你打電話,我要先去問問七叔。”

徐寅傑道好。

雲喬去了席蘭廷的院子,接待她的是席長安。

雲喬和這位不怎麼熟悉,就見過幾次,彼此都有點拘束。

席長安主要負責和各處的管事們接洽,他難得在家,平日總在外麵。

“……七爺出去了一趟,是陪督軍去了趟南京,有點事。”席長安說。

因為要走長途,席蘭廷帶走了三名隨從,還特意把席長安叫回來看家。

他這院子,似乎是席公館比較薄弱的地方,所以防衛很嚴密,平日裡也絕不能缺人。

“七叔端陽節能回來了?”雲喬又問。

席長安笑道:“這個說不準,要看情況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她有點為難了。

她若是答應了,自然不會反悔。那要是七叔不回來的話,她豈不是白白冷落了二哥?要是七叔回來了,他肯定不高興自己拋下他。

雲喬和他,纔有了點進展,她不想再退回原地。

這麼想著,雲喬心中有了計較:“先拒絕徐寅傑和二哥,等端陽節看看。若七叔不回來,再去給二哥一個驚喜好了。”

她做好了計劃,去給徐寅傑打電話。

徐寅傑在電話裡,說了些閒話,把雲喬都說愣了。

聽聞雲喬不肯去,徐寅傑在電話裡笑話她:“喬喬,你這麼怕七爺吃醋?你要是個男的,肯定懼內。”

雲喬聽了這話,恍惚了很久。

七叔……吃醋嗎?

雲喬一直覺得他矯情、作,需要人時時刻刻捧著他。端陽節若丟下七小姐,七小姐肯定意不平,要找事。

這是雲喬的思維。

她一直冇跳出過這思維。

席蘭廷平日裡的確作得要死,所以雲喬也冇覺得自己這想法有什麼不對。

直到徐寅傑說,七叔吃醋……

他,真的是在吃醋嗎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