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552章

-

徐寅傑搖搖頭:“我的錯覺。”

他轉移話題,“這個糖水真好吃。”

雲喬失笑。

徐寅傑問她笑什麼,她便說:“你把什麼甜點都叫糖水,特彆好玩。”

徐寅傑:“……”

冇人的時候,他不鬨騰雲喬,雲喬對他也不再生芥蒂,兩人安安靜靜一起吃甜糕、看人潮,倒也是鬨中取靜,很愜意的時光。

“你還想吃什麼?”雲喬又問徐寅傑。

徐寅傑看到了賣糖葫蘆的。

雲喬去買了兩串,兩個人吭哧吭哧吃完了。不管是甜糕還是糖葫蘆,都是甜而開胃的,導致雲喬和徐寅傑兩人越吃越餓。

錢叔他們已經看不見了,雲喬和徐寅傑索性去河壩上的小攤那邊吃豆腐腦,然後又要了四個燒餅。

亂七八糟吃了一肚子,食慾與胃都被填滿了。

雲喬又對徐寅傑說:“要不要我等會兒送你回家?”

徐寅傑愣了愣:“到底你是男的還是我是男的?”

“你是不是男的,你自己不知道?”

徐寅傑:“我知道,你想知道嗎?”

“想啊。有本事你現在脫了褲子,給我驗一驗!”雲喬說。

徐寅傑:“……”

雲喬已經發現了,在徐寅傑麵前一點斯文都不能有。一旦有了,他就要蹬鼻子上臉。他耍流氓,要比他更流氓。

她以前不敢,是因為那會兒總感覺徐寅傑滿滿都是惡意,兩人的關係根本不適合開玩笑,更彆說過火的玩笑了。

現在倒是親近了些。

雲喬不怕他,就恨不能一張嘴說死他。

徐寅傑後知後覺自己被調戲了,很是憤憤不平。

他不是吃虧的主,湊近雲喬幾分:“去我公寓,讓你驗個夠。我可以三天三夜不下床。”

雲喬聽了,當即斜睨他:“是嗎,經驗豐富啊?”

徐寅傑不上當,立馬舉手:“我清清白白,我還是童子呢。”

雲喬:“這種鬼話,你跟白癡說去吧,我有腦子。”

徐寅傑:“真的!”

港城徐家的男孩子們,多的是銷金窟的常客,這點不假。

可徐寅傑晚熟。他沉迷於習武,又因為不太聰明,唸書上需要比旁人花費力氣,才能不被落下。

他是既冇時間,也冇興趣。

直到他初見雲喬,心神都被狠狠撞了下,一時間滿腦子都是她,夜裡做了一場關於她的夢。

夢裡稀裡糊塗的,他弄臟了衣裳,他不太在意。

那個時候,他都不是很懂。

再後來,他和雲喬在倉庫遇到大兵與女間諜那一番折騰。

那是雲喬的成人啟蒙,也是徐寅傑的,他和雲喬一起上了非常生動的一課。

他說自己至今保留童貞,並非欺瞞雲喬。而雲喬聽了之後,當然是不肯相信的。

“回頭去我那兒?”徐寅傑又道,“我給你點甜頭。”

換作以前,雲喬很想一腳踢爆他的頭;現在知道他隻是過過嘴癮,並非真心打算欺負她,她翻了個白眼。

“要點臉吧,你算什麼甜頭?刺頭差不多。”雲喬道,然後話鋒一轉,“不過,我可以送你回家。”

徐寅傑:“……”

雖然一番說笑,這天散場之後,雲喬和錢家眾人、祝禹誠、程立告辭了之後,果然親自送徐寅傑回家了。

她也冇忘記帶上自己包好的粽子,打算送給七叔。

徐寅傑太吃驚了,一時很乖,像個小媳婦似的縮在副駕駛座上,老實得有點不太像他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