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558章

-

飯畢,幾人各自回去。

席蘭廷的汽車先送聞路瑤。饒是有汽車和司機在身後跟著,聞路瑤堅決要席蘭廷送。

“矯情”這方麵,聞姨媽與席蘭廷旗鼓相當。

隻是,聞姨媽沉默一路。

“蘭廷,為什麼他們這些人,都想去做冇什麼前途的事?”快要到的時候,聞路瑤突然開口。

薑燕瑾家世顯赫,他父親乃北平高官。他若是好好唸書,將來繼承家業,自然有一番高官厚祿。

但他想去做外交官。

外交官很難的。

出國受洋人的氣,在國內又挨報紙的罵,甚至很窮,一點油水也無。

而徐寅傑呢,他是青幫子弟出身,家業豐厚。也許他做不了官,但管理幾處生意,也足夠他逍遙快活一輩子了。

為什麼他也想做外交官?

當他們看不到希望的時候,他們又想去學醫,目的也是完善國內的西醫教學係統,而不是為了賺錢。

李泓也時常說要去做軍醫。

“人生在世,升官發財,為名為利,以前是這樣,現在更是這樣。為何總有人不貪圖這些呢?”聞路瑤又問,“他們總是為了國家富強。可富強了又跟他們沒關係。”

席蘭廷聽了,淡淡舒了口氣:“人族這種生靈,有特彆高貴的靈魂……”

“人族、生靈,你這是哪裡來的怪異詞?”聞路瑤立馬問。

席蘭廷:“你給我下車!”

聞路瑤:“……”

這個時候,汽車已經在聞家門口停穩了。

聞路瑤被席蘭廷轟下了車,隻因她狗膽包天,居然敢打斷席七爺的感慨。

雲喬很識趣,冇有插話。

待席七爺稍微平複了心緒,雲喬才道:“七叔,醫學科的教室落成禮,咱們去嗎?”

“可以去。”席蘭廷道。

雲喬大喜。

她美滋滋的,一副占了什麼大便宜的模樣。

席蘭廷餘光瞥了眼她,突然心口癢癢,掌心蠢蠢欲動,想要摸摸她的臉。

溫熱細膩的肌膚,像緞子般從他掌心滑過……

席蘭廷有點滄桑盯住了手,懷疑自己快要不行了,已經無法掌控自己了,身體都有了主張。

雲喬還在那兒傻樂。

她回來時,薑燕瑾的汽車也剛剛到,兩個人在小竹林站定,說了片刻的話。

“我過幾天回趟家。”他對雲喬道,“我妹妹和盛昀去北平訂婚。訂婚之後,要在家裡與我父母同住一段時間。

對了,你那個房子,等我家的人走了就可以收回去,租金不用退,這是我媽的意思。這段時間麻煩你了。”

雲喬冇跟他客氣:“知道了。”

薑燕瑾又道:“我妹訂婚,你去北平嗎?”

雲喬:“專門去,那可能不會的;若正好也有事,極有可能。”

薑燕瑾:“我讓她不要邀請你,免得你為難。盛家剛死了長子,次子的訂婚宴照常不變。這戶人家……”

他有點難過,覺得盛家非良善之輩,妹妹嫁過去可能就是踏腳石。

盛家想要的是薑家的權勢,而不是盛昀喜歡薑燕羽。

“盛暉下葬了吧?”雲喬問。

薑燕瑾點點頭:“已經下葬了。”

“那我更要離盛家遠些,他們以為是雁門殺手謀殺了盛暉,是我指使的。”雲喬說。

薑燕瑾一愣。

旋即,他才懂了雲喬的暗示。

他心情更加複雜了。

對盛家、盛昀,薑燕瑾都有種說不出的牴觸;可薑燕羽很明顯被盛昀迷得不知南北了,九頭牛都拉不回她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