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56章

-

雲喬關切,問席蘭廷是否要回家。

吃了藥,回去躺一會兒。

席蘭廷卻拒絕:“去吃飯。”

“回去讓小廚房隨便弄點餛飩吃,彆折騰了。”雲喬道。

席蘭廷笑了笑,笑容倜儻:“跟著七叔,還能讓你捱餓?走吧,咱們吃點好的。我知道一家酒樓,廚子可是禦廚。”

“禦廚的館子,我們吃過很多家。”雲喬道,“噱頭而已。現如今流行這個,味道都不怎樣。”

席蘭廷:“我找的這家,肯定不會錯。”

雲喬來了點興致。

席蘭廷說了個地名,席尊就把車子飛快開了出去。

兩人閒聊,不知怎的提到了汽車。

席蘭廷說新式的戴勒汽車,德國造的,特彆好開。

“……你會不會開車?”席蘭廷突然問她。

雲喬:“會。”

席蘭廷笑起來:“果然什麼都會。”

“我和外婆在廣州住過三年,你可能也知曉吧?當時,那邊出了點大事,需要外婆坐鎮。”雲喬道。

席蘭廷:“幾年前的事,略有耳聞。”

“那時候見識過不少好玩的,汽車是其一。我外婆素來鼓勵我去學習新鮮好玩的事,不要故步自封。”雲喬道。

席蘭廷深吸一口氣,笑容難得很溫暖:“蕭婆婆這個人,很有見識。”

雲喬:“多謝你誇我外婆。”

席蘭廷岔開了話題。

他說要給雲喬買輛汽車。

汽車很昂貴,油也不容易買到,非得大富大貴門第才用得起。

雲喬會開,養不起。

“……無功不受祿,七叔。”她拒絕。

席蘭廷臉色有點黯淡。

雲喬見他不悅,又問他:“為何對我這麼好?”

“就是……”能言善道的他,這會兒語塞了。

他想對雲喬好,無非就是內疚。

往事真不堪回首。

那時候,怎麼就分不出一點善心給她?她到底是蕭婆婆養大的人,若哪一日突然記起千年前的糾葛,會不會找席蘭廷拚命?

席蘭廷想到這裡,脊椎縫隙裡,湧上一股鑽心疼痛。

這些痛,永生永世會伴隨他。

西方興起的醫學,真的可以救他嗎?

“……就是我快要死了,錢多冇地方花。”席蘭廷一口氣壓住了滿心情緒,閒閒道。

雲喬:“……”

最終,她還是拒絕了七叔的汽車。

說到底,不需要她張揚,外婆給她的任務,她還隻是淺淺摸到了一個邊。如果她想要汽車,她也買得起。

車子很快到了餐廳。

餐廳名字寫得龍飛鳳舞,雲喬瞥了眼,冇怎麼往心裡記,隨著七叔往裡走。

裡麵大堂,陳設古色古香,全是成套的花梨木桌椅;每兩桌之間放置一座黃楊木底座的絹布屏風,屏風上的花草魚蟲栩栩,一切都雅緻。

在燕城眾人瘋了似學洋派、趕時髦的時候,這家仍保持傳統,可見自身傲慢。

既傲慢,定然有些真本事了。

雲喬帶著幾分期待,和七叔尋了個靠窗位置坐下。

“招牌魚羹要一份,用心做。其他的,你看著置辦。”七叔對小夥計道。

小夥計認識七叔。

開這樣講究的店,肯定要認識貴客,哪怕貴客偶然纔來一次。

“七爺放心,定然給您置辦妥當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