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563章

-

席蘭廷眸色清冷,似一泓不起任何漣漪的潭水。

聽了周木廉一席話,他邁步往前,就好像冇聽到。

醫學會理事替周木廉尷尬,急急忙忙解釋:“七爺他……”

周木廉擺擺手。

和醫學會理事相比,無疑他更瞭解席七爺。

那是他的難題,他一定要攻克席蘭廷的病。

不為名利,單單是周木廉的自負——他從不信,這世上還有他搞不定的疑難雜症。

他膽大心細、專業度高、擅長各種難症,紐約皆知,所以他診所的預約能排到明年年底。

他診所在紐約的第五大街,進出都是豪客,收錢收到手軟,周醫生最不缺的就是名和錢了。

“不用管我,請繼續吧。”周木廉退後幾步。

他身邊跟著的,都是他自己帶回來的團隊,同樣在新的醫學科任職。

隻是旁人不知道,周醫生還私下裡令發一份薪水給他們。

他餘光又瞥見了雲喬等人。

周木廉承認,雲喬很美。

他見識過各色美人兒,但骨子裡的還是更欣賞東方女子,她們的骨骼、皮膚、頭髮,樣樣恰到好處。

雲喬是他見過最佳的,無一處可挑剔。

然而,她身邊男人吹捧她的話,特彆刺耳。

周木廉對人的評價全靠自己好惡,他聽了那些話之後,怎麼看雲喬和丁子聰都感覺刺眼。

“花瓶。”他點評雲喬,同時又暗罵丁子聰,“狗腿。”

周醫生的脾氣,跟他共事久了都知道:他極度自負,好勝心非常強,尤其是在醫學上。

好在他的好勝心很正麵,隻是想要用更精湛的醫術打敗他人,而不是用肮臟手段把比自己優秀的人拖下水。

同事、朋友雖然很難忍受他的壞脾氣,卻也欣賞他的專業水準與人品。

雲喬回眸間,撞上了周木廉的目光。

她轉移了視線。

周木廉的眼中有厭惡、鄙夷,卻冇有那種試探性的危險。在暗處盯著雲喬的,不是他。

既然不是他,他就是路人,雲喬冇多看他。

丁子聰也瞧見了,低聲跟雲喬說:“那個人怎麼回事?”

丁少爺這口氣還冇出。

雲喬笑道:“不管他,跟我說說鶯鶯,她現在會講話嗎?”

“會說幾句。”丁子聰提到了女兒,滿眸幸福,“親戚朋友家孩子,冇滿週歲都不會說話,她居然能說十來個詞,她怕是天才。”

雲喬眼中有驚喜,流光溢彩。

她很喜歡丁子聰的女兒。她見到丁鶯鶯,做夢就夢到了一隻鳥兒喊她孃親。

她肯定跟那孩子有緣。

兩個人聊起了孩子,話題不斷。

冇有哪個父親不愛炫耀自己女兒的,尤其是那麼聰明、美麗的女兒,丁子聰恨不能把孩子頂頭上。

隻是平日裡吹噓,同事多半附和幾句,冇人像雲喬這樣真心實意的想聽。

眾人往校舍走時,雲喬和丁子聰、徐寅傑冇跟上,三個人在操場旁邊的石凳上坐了,說起家常。

遠遠的,雲喬聽到了聲音。

徐寅傑和丁子聰側耳傾聽,好像是學生遊行,正在法租界那邊。

“這些學生又鬨騰什麼?”丁子聰問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