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565章

-

雲喬知道七叔厲害,但七叔也作。

大小姐遇難了,這個時候雲喬還敢躲起來,回頭就要麵臨大小姐無窮無儘的找茬,雲喬覺得這比挨一板磚還難受。

她衝了過去,英勇無畏。

兩邊混戰,席尊早已擠到了席蘭廷身邊,護住他先要撤。

隻是他們麵前是遊行的學生,身後是看典禮的一大群人,此刻兩邊情緒都非常激動,退無可退。

就在此時,一道寒光朝席蘭廷襲來。

雲喬留意到了,目眥儘裂。她疾奔而去,一下子跳上了一名學生肩頭,踩了幾個人的肩膀,跳入了中心。

席尊一腳把殺手的寒刀踢飛。

那殺手身形極其靈活,捱了一下,寒刀脫手,另一隻手藏著的斷刃揮出,雲喬想也不想,抬起胳膊擋了一刀。

她顧不上疼,挨刀瞬間腳踢了出去,把殺手踢出好幾米,撞在一名學生身上。

席蘭廷身前身後,皆有殺手。

殺手中有人放了一槍,對準了席蘭廷後腦勺;而席蘭廷似有察覺,略微偏頭,子彈從他鬢角擦過去。

他對麵一名男生拿著石子打算扔,結果舉起來的手掌正好被子彈打穿,鮮血如泉湧。

席蘭廷一個回身,不知哪裡來的薄刃,朝那殺手揮了過去。殺手脖子被劃開,鮮血噴了席蘭廷身邊的校長一頭一臉。

兩邊的學生在聽到槍聲的瞬間,被裹挾著的意誌有點清明,都嚇懵了。

整個場麵更亂。

校長一臉血,大吼:“快散開,快!有殺手!”

學生們可能天天聽他訓話,又受了驚嚇,此刻顧不上同學的冤屈了,聽話般四下逃竄,遠離了操場。

周木廉在混亂中受了點傷,一個學生扔的石子砸中了他的手,手背腫了起來。

操場是巨大空曠的,學生們與嘉賓四下一散,就隻剩下雲喬等人。

雲喬、席蘭廷、席尊和徐寅傑,被二十幾名偽裝成學生的殺手圍在中間。

周木廉站得有點近,發現殺手們居然都是肉搏,因為近距離開槍遠遠不及用刀方便。

而那個美豔無腦的花瓶女,手裡披肩成了她武器,朝一名刺客揮去,一拉一扯把殺手拉近了幾分,擦哢折了殺手手臂,搶了殺手手裡短刀,割破了他喉嚨。

一氣嗬成。

周木廉:“……”

而病弱不看的席七爺,此刻身形快得看不清,手裡一把短刃,又薄又小,然而所到之處,鮮血噴湧。

周木廉震驚張大了嘴巴,瞧見席蘭廷身邊倒下一名又一名的殺手。

此時,無端起了風。

風捲起了操場上沙塵,漸漸視線裡變得模糊。原本晴朗的天空,烏雲密佈。

周木廉揉了揉眼,感覺自己已經看不清操場中間的人了,隻能瞧見模糊的影子。

天地間起了霧。

烏雲壓得更低了,層雲間白光閃過,居然是閃電;而後轟隆隆雷聲,由遠及近,把所有人都嚇一跳。

雷聲一陣接一陣。

暴雨毫無預兆下了起來,在地上砸了一個個水坑,所有學生、記者、醫學會的人與校長等人,都被大雨淋了個透。

然而,冇人跑。

倏然有人說:“去那邊躲躲雨嗎?”

眾人如夢初醒。

大家紛紛往醫學會宿舍樓跑,站在屋簷下躲雨。

而大雨傾盆,像雨幕遮住了所有視線。

“我們……乾嘛來著?”突然有學生問自己同伴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