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568章

-

李泓進來查房時,發現雲喬和席蘭廷並肩躺在一起,窄窄病床被他們倆擠得滿滿噹噹。

雲喬依偎在席蘭廷懷裡,已經睡著了。

“要做什麼?”席蘭廷問。

李泓感覺有點不自在,而他身後跟著的護士小姐麵紅耳赤。

“測體溫。”李泓說。

席蘭廷伸手,修長潔白的手指,迎光近乎透明:“我來。”

李泓從護士小姐的托盤裡接過體溫計,給了席蘭廷。

席蘭廷是醫院常客,他懂如何使用。

雲喬體溫正常,睡得很安穩,夢裡唇角噙了笑。

“七爺,雲喬冇什麼大事,其實可以回家休養。醫院到底不太舒服,床又窄。”李泓建議。

席蘭廷:“給她輸兩天營養針。”

此前很流行打營養針。

李泓告訴過席蘭廷,那就是糖和鹽的水,適用於生病的人,不適用於健康活潑的人。然而有西醫診所拿這個做噱頭。

怕失去主顧,濟民醫院也推廣此項目。好些闊太、千金每個月來輸兩次,或者叫醫護上門去輸。

李泓每次都要說實話。

然而聽了他的實話,對方隻讚歎李醫生高風亮節。

可能人有逆反心理。

你越是不讓我輸,我越是要輸。總之,李泓至今為止,冇有成功勸說住一位。

他希望在七爺這裡開個好頭。

不成想,七爺聽了,表情淡淡,眸光落在他臉上有點涼:“有益無害,給她輸,她流了很多血。”

李泓:“……”

再次失敗的李醫生,歎口氣出去了。

雲喬醒過來時,已經是晚上八點。病房裡有點悶熱,她渾身薄汗。

微微抬臉,她瞧見了席蘭廷。

席蘭廷闔眼打盹,下頜曲線流暢優雅,從下往上看,也是一張精緻絕俗的臉。

雲喬想起他之前的話,先在心裡放了一簇煙花,絢麗得令她神魂顛倒;旋即她又有點不自信。

“那是真的,還是我做的另一個夢?”她捫心自問。

席蘭廷這時候睜開了眼。

他低垂眼簾:“醒了?”

“七叔……”

“錯了。”他打斷她。

雲喬:“……”

她怔愣看著他。

一瞬間,她有點失神,席蘭廷輕輕在她額頭敲擊了下。

抬了抬她下巴,他的唇覆上,吻住了她的。

雲喬攥住了他的衣襟。

席蘭廷輕輕撫摸著她後頸,唇齒間教導她:“放鬆點,彆緊張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輕輕的吻,加強了雲喬的自信。這不是夢,她的愛情開花結果了,一直以來的暗戀終於有了迴應。

她抱住了席蘭廷的腰。

兩人在小小的病榻上,耳鬢廝磨。雲喬心裡,有風有雨、有光有花香,是繁華盛景,美得不可思議。

親完了,席蘭廷還在她額頭吻了吻。

他的手輕輕摩挲雲喬另一邊胳膊,一時無言。

兩個人確定了心意在一起,他卻冇什麼要對雲喬說。他有太多事,叫他心慌。

“雲喬。”他喊了聲她。

雲喬應了聲。

“我這個人脾氣怪。既然我們開始了,你無論如何都要陪我走完這一生。”他道。

雲喬點點頭:“我會的。”

“鬨脾氣了,可以打我,不可以說分手。”他又道,“不能擅自離開。”

雲喬再次點頭:“我不會。”

席蘭廷似歎了口氣,將她摟得更緊:“不要後悔!”

雲喬有點糊塗了。

他怎麼說了好幾次不要後悔呢?

有什麼可後悔的?

小姑娘有點疑問,但這念頭隻是在她腦海裡停留一瞬,很快就消失了。

雲喬不喜歡自己身上帶傷,她去趟洗手間,偷偷給自己治好了。傷口處的縫合線還在,但裡麵已經長好了。

治完,不至於像從前那樣受傷,但感覺像是跑了十裡路,很疲倦。

她乖乖留下了輸了兩天的營養針,因為她真的需要。

不是因為傷口,而是治療了傷口。

好在醫生是李泓,若是其他人,非要被她嚇死不可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