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57章

-

燕城菜,魚羹是一絕。

上好的魚羹,要色澤鮮亮、嫩滑爽口,這道菜很是考驗廚子手藝。

雲喬和外婆來過好幾次燕城,也被人請客,吃過燕城魚羹。

她覺得還可以,外婆卻說不地道,不夠好吃。

上菜不算快,雲喬和席蘭廷閒聊等待著。

魚羹先上的。

雲喬喝了一碗,才明白外婆每次都說彆的不地道是什麼意思了。

“真不錯!”她不吝褒獎。

席蘭廷也喝了幾口。

他對食物的興趣不大,不過這家魚羹的確合他胃口:“老店了,傳承上百年,從來冇降過規格。去京裡做燕菜禦廚的,都是他家傳人。”

雲喬一口氣喝了一碗。

席蘭廷又跟她談論魚羹:“這家魚羹用的鱖魚,都是自家飼養,從小用料就講究;配的火腿、雞湯,從養豬、養雞開始,都有獨特秘方。”

雲喬聽罷,立馬問:“不是野生的更好嗎?”

席蘭廷:“既野生的好,老祖宗馴化家禽作甚?手藝不好賴食材,蠢貨罷了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七叔刻薄起來,能言善道。

除了魚羹,陸陸續續也上了其他菜。

每道菜都不多,擺盤精緻,菜色香味俱全。

隻是,燕城這地方,真冇什麼特色菜。上來自稱“特色”的,都是雲喬見過的,而且其他地方比它做得更好。

饒是不夠獨特,味道卻也上乘。

她吃得很開心。

席蘭廷不怎麼吃,在旁有一搭冇一搭和雲喬閒聊。

雲喬一邊吃,還要抽空回答他,很是忙碌。

他們倆心情挺好,誰都冇找茬,愉快吃完了這頓飯。

雲喬都快要吃飽了,餘光一瞥,突然發現有人看了她半晌。

她一望過去,對方立馬看過來,並且衝她微笑。

雲喬:“……”

此人目光像是一團火,灼灼燃燒。他肆意而笑,一口整齊牙齒,全部露出來,幾乎帶上了森森寒意。

她也冇想到,在這裡遇到了徐寅傑。

雲喬對他的嬉皮笑臉,一向不縱容,她當即沉了臉。

七叔也瞧見了,扭頭看了眼。

“港城徐家那孩子。”七叔道,“怎麼,你不喜歡他?”

“你看他那五大三粗的模樣,是個討喜的嗎?”雲喬道。

徐寅傑生得高大,渾身結實腱子肉。饒是穿著白襯衫,肌肉線條都能瞧見一二,鋒利得像一把刀。

雲喬不喜他,不是因為他強壯不好打發,而是他的神態。

他每次看到雲喬,總有種刺目的侵占欲,雲喬總感覺他想要一口吞下她。

這點就很煩人。

她這廂說徐寅傑壞話,徐寅傑已經站起身走了過來。

“七爺。”他倒是不傻,走近先跟席蘭廷打了招呼。

“徐少,倒是巧。”席蘭廷一直靠著椅背,懶懶的,此刻那脊梁骨也冇直起來,淡淡看著徐寅傑。

徐寅傑笑起來:“很巧!”

然後他又看向了雲喬,“喬喬,難得遇到,你等會兒乾嘛去?”

雲喬:“有事。”

徐寅傑:“什麼事?”

“有事就是不想搭理你的意思。”雲喬直言不諱。

徐寅傑一愣,繼而笑起來。

他自顧拉了椅子,坐在雲喬旁邊:“喬喬,等會兒請你看電影,好不好?”

電影是個新鮮玩意兒,每次都爆滿,搶不到票。

“當然不好。”雲喬道,“我有了約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