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574章

-

吃了早飯,雲喬不想走。

她很喜歡和席蘭廷黏在一起。

而席蘭廷不煩她,真的答應了。

兩個人吃了早飯,先沿著河堤散散步,這是雲喬要求的。

她說席蘭廷:“七叔身體不好,要多散散步,對身體有益。”

席蘭廷擋住唇角笑意。

他開心,雲喬說了蠢話他也不介意,果然陪著她散了。

散步回來,雲喬回了趟四房。

因長寧和靜心會遮掩,四房的人很多時候都不知道雲喬晚上冇睡家裡,隻當她又賴床了。

她拿了自己的針線。

以前答應了席蘭廷,要送他一副發繡。

“正麵繡戲水鴛鴦,反麵繡牡丹,這樣的行嗎?”她問。

席蘭廷拿著她的繡繃看了半晌,突然道:“繡條青龍吧。”

“青龍?”

“你不知道青龍?青龍曾是部落圖騰,而後吸收了人族太多的崇拜之力,轉而成神。”席蘭廷道。

雲喬:“那是什麼樣子?”

席蘭廷歎了口氣:“說不清了。你就照你想象中的龍繡吧。”

雲喬道好。

席蘭廷又道:“反麵繡個美人圖,什麼樣子的都可以。”

雲喬興致勃勃:“我可以繡自畫像。”

席蘭廷:“你在興奮什麼?”

“把自己的簡像繡出來,送給自己的男朋友,這不是很浪漫嗎?”雲喬道。

席蘭廷認真想了想:“的確。”

她著手開始繡了。

雲喬平常慵懶,一旦做點什麼事就格外專注,旁若無人。

她先絞下頸脖上方的兩縷頭髮,進行分揀。

席蘭廷有點心疼似的,伸手進她厚密的頭髮裡,撫摸著那點斷處,又摸了摸她柔膩微暖的頸:“可惜了。”

雲喬屏住呼吸,半晌纔回答他:“我頭髮太厚了,剪掉些舒服。以前每到盛夏,外婆都要親自幫我剪一剪腦後的頭髮,要不然一頸一背的痱子。”

席蘭廷不言語了,手仍放在她脖頸處,半晌才依依不捨收回來。

他不打擾她。

雲喬要做的雙麵繡比較複雜,她忙了一上午,才勉強打了個框架。

席蘭廷見她連續三四個小時做繡活,接了她手裡的繡繃:“彆弄了,眼睛都要瞎了。咱們出去吃飯,順便逛逛街。”

雲喬眼睛還好,就是脖子太酸了。

她站起身,笑盈盈的,像隻快要起飛的蝴蝶,整個人都洋溢著喜悅。

“我們去吃魚羹,好久冇吃了。”雲喬道。

席蘭廷點點頭。

雲喬要親自去開車,被席蘭廷阻止了,說她尚未休息好,要多休息,讓席尊開。

席尊很快去把汽車準備好了。

到了飯店門口,雲喬抬腳往裡走,席蘭廷出聲:“回來。”

雲喬不解,走到了他身邊:“怎麼了?”

“你是不是忘了什麼?”席蘭廷問她。

雲喬茫然:“忘了什麼?”

他便輕輕抬手,在她額頭彈了下,然後自然而然牽住了她的手:“你忘記了你男朋友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突然之間,覺得七叔比她更粘人了。

雲喬眼睛彎彎,盛滿了笑意,快樂得令她飄飄欲仙。

席蘭廷表情舒緩柔和,像是世間萬丈陽光都照耀在他身上了,他溫暖得有了光芒,從未如此開懷。

他的感情,不需要壓抑著,被他長久藏在深潭中的洶湧波濤,都奔湧出來了。

來勢洶洶。

兩人往裡走,身後卻有人喊:“七爺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