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576章

-

徐寅傑在學校認識不少朋友。

今日有位女生過生日,邀請他吃飯。他隻當是聚餐,後來一打聽才知道人家專門請他的。

徐寅傑已經應了,不好拒絕,隻得另想辦法。

他說自己知道一家很不錯的餐廳,邀請壽星去吃;然後,又趁機邀請了幾名相熟的同窗,一共五人。

他心情還不錯,隻是遭受了打擊,一時間心情很黯淡,怎麼都笑不出來。

“遺書怎麼可能是空白?”同桌的男生說,“此事肯定有鬼,校方在糊弄。”

“馮時秋作風不太正,我懷疑她是有了身孕,恐怕醜事敗露才決定自儘,她最近胖了嘛。”

“那男方一定是學校某人。”

“極有可能就是係主任本人,他是第一個接觸遺書的。”

曆史係自儘的女生馮時秋,成為學校這段日子最熱門的話題,蓋過了新建成的西醫科係。

徐寅傑聽到這裡,總感覺哪裡不對勁。

那天,他記得雲喬急急忙忙衝進人群,她為什麼那麼急?

隻因遊行學生用石子傷人嗎?

“你們知道陳堂青嗎?”徐寅傑突然問。

“誰?”

“機械繫的,他那天參加了醫學係落成典禮,後來他的手掌被子彈打穿。”徐寅傑道,“遊行學生裡有人開槍?”

幾名同伴聽得呆住了。

“校長一向受人尊重,學生們怎麼會朝他扔石子?”壽星翁的女生為了表明自己也在思考,接了句話。

徐寅傑:“那是因為當時群情激憤。人在人潮裡,就像是一滴水在江河裡,自己的理智會被人潮中的憤怒裹挾,然後失去了自己獨立的判斷。”

就是說,群體的憤怒會擠掉每個人獨立的理智。

這是徐寅傑的祖父常說的。

祖父的原話是,永遠不要激起民憤。總以為小民赤手空拳,很好欺負。一旦他們擰在一起,就是巨浪滔天,連他們自己都無法退出。

壽星翁:“……”

“機械繫的陳,平時就愛出風頭。他手上那個傷到底怎麼回事,不好說。”另一位男生道,“肯定是冇開槍。誰有槍呢?”

“絕對冇開槍。若是開槍,此事就變了性質,校方肯定會報警。”

徐寅傑聽了同伴們的話,心中很詭異。

他倏然回頭,看向了席蘭廷那邊:問題肯定在席七爺身上。

“你到底是何方神聖?”他扭頭看向那扇屏風。

屏風那邊,雲喬正對著徐寅傑,見狀衝他做了個鬼臉,然後做一個“再看挖掉你眼珠子”的手勢。

徐寅傑:“……”

他氣得差點吐血了。

饒是有過無數次的心理準備,徐寅傑還是覺得鑽心地疼。

他端正了身子,不想再看了。

“二哥不知會怎樣受打擊!”徐寅傑突然想到了這點。

一個人痛苦難以忍受,還有其他人也痛苦,他頓時產生了一種幸災樂禍,居然好受了點。

他決定回頭去找程立。

雲喬還不知徐寅傑這貨的想法,開開心心點了一桌子菜。

魚羹尤其鮮美。

雲喬似乎第一次覺得,這家的魚羹味道獨特。

席蘭廷邊吃飯,邊告訴她:“有件事得處理一下。”

“什麼事?”雲喬問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