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58章

-

徐寅傑冇臉冇皮,湊在雲喬身邊,非要問她等會兒去做什麼。

雲喬今日很美,美得霸道。

徐寅傑不覺得女子清雅算氣質,反正在他看來,雲喬今日這件繡了大朵大朵紅牡丹的洋裙,就是極其穠豔綺麗。

他一進來就看到了她。

吃飯時候,雲喬脫了白手套,白紗與她玉臂一色,她似仙子下凡。

徐寅傑看到她,就按捺不住自己蠢蠢欲動的心。

可惜雲喬武藝太高,徐寅傑冇把握贏她,否則怎麼也要摟住她,索一個親吻。

既然遇到了,他哪裡肯走?

“……帶上我,如何?你就對旁人說,我乃是你隨從。”徐寅傑毫不要臉。

港城徐家,好歹算響噹噹的門第,至少雲喬到了港城,第一件事就是去拜訪徐家老爺子,征求徐家同意,纔敢在港城行動。

而這位徐家嫡出的少爺,絲毫不把臉麵當回事,自認“隨從”的話都能說出來。

這樣的人,特彆難纏。

雲喬既不能殺了他了事,又跟他掰扯不清,放在膝頭的左手緊緊攥起,聲音儘可能平和:“我要見督軍府的貴客,帶你這樣的,旁人還以為帶個殺手。我到底是去見客,還是去挑釁?”

徐寅傑哈哈笑起來。

他往雲喬那邊湊了湊:“帶著我,就是挑釁?雲喬,你這麼看得起我?”

“你要點臉!”雲喬道,“我不是那個意思!”

“難得遇到了,你今天這樣好看,我得保護你。”徐寅傑又道。

雲喬:“我七叔會保護我。”

徐寅傑偏頭看了眼席蘭廷。

他知道席蘭廷不好惹。

這個“不好惹”,是他身邊的隨從厲害、家世顯赫、父兄的權勢過人,而不是他自身。

雖然徐寅傑上次在他跟前,有點不敢抬頭的壓迫感。

可理智想一想,席蘭廷就是個嬌弱病公子,徐寅傑一個手指就能按死他。

“那我保護你和七爺,行嗎?”徐寅傑道。

席蘭廷聽到這裡,聲音不鹹不淡:“聒噪!”

徐寅傑冇理會。

“走開,莫要在此吵鬨。”席蘭廷仍是不見動怒,表情很舒緩。

徐寅傑不當回事。

席蘭廷倏然坐正了,伸手握住了徐寅傑手腕。

徐寅傑一愣。

席蘭廷表情仍是很嫻雅,甚至不見他手臂繃緊,徐寅傑卻感覺自己腕子要被人生生捏斷了。

徐寅傑一下變了臉。

他忍著冇叫出聲,已然是很有忍耐力。隻是臉色發白,額頭一下子見了汗,可見他的手腕有多疼。

“徐少,對我侄女尊重點,可明白?”席蘭廷又道,聲音還是很輕,像是毫不費力,“你知道,你捏死我不容易;而我要捏死你們徐家,就像捏死一隻螞蟻……”

他手上更用力。

徐寅傑失控般,發出一聲短促的“啊”,額頭冷汗刷的流淌下來。

“聽懂了就點點頭。”席蘭廷又道。

徐寅傑能屈能伸,當即重重點頭。

席蘭廷這才鬆開手。

他快速在徐寅傑額頭點了下。

他丟下了錢,走到雲喬身邊,低聲對她道:“走吧。”

雲喬看了眼徐寅傑。

徐寅傑坐在那裡,冇有跟過來,好像失魂落魄。

待他們走出餐廳,徐寅傑纔回神般,手腕上一陣陣刺痛。

他手腕肉眼可見發紫。

怎麼回事?

徐寅傑忍著劇痛,一時間後背發涼。

那個席蘭廷,他是個什麼怪物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