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59章

-

雲喬吃飽喝足。

饒是偶遇徐寅傑,也冇讓她生出太多不悅。

她隻是滿心好奇。

上了汽車,她一直盯著席蘭廷的手。

她曾仔細看過這雙手。

席蘭廷手指勻停,骨骼不粗,故而十分修長纖瘦。他肌膚白,手指也是冷白。指甲修剪得整整齊齊。

這樣的手,如它寫出一手漂亮小楷,雲喬覺得理所當然。

但是,它能捏得徐寅傑那莽夫差點跪地求饒,它能一下子捅破敵人的咽喉,就顯得非常不同尋常。

“……七叔,你的手,到底怎麼回事?”雲喬問他。

席蘭廷一手撐頭,一手閒閒放在膝頭。聽聞這話,他拿起來自己端詳了下。

“不怎麼回事,手有點廢了。”席蘭廷道,“好日子過太久,我也有點廢了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不是,您老人家對“廢”這個詞,到底是有什麼誤解?

雲喬又問徐寅傑的事。

席蘭廷絲毫不以為意,聲音懶懶:“徐家那孩子,的確是不太討喜。我也不是很喜歡他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她問來問去,七叔每句話都回答,但全部都答非所問。

雲喬就閉嘴了。

車子回到了席公館,婚宴應該還冇結束,整個席公館靜悄悄的。

席家比雲喬逛過的所有公園都要大,他們家內部都可以造個公園了;而很誇張的是,席家內部有個湖,從湖的東邊到西邊,得劃船好幾分鐘。

而這湖,直接連通外麵的河,居然是引河內活水。

那條河是燕城的城內河,穿城而過。河東交通不便,但房舍奢華簇新,是新貴們住的地方,大家出入都有汽車;河西便捷繁華,但新舊交雜,是老城。

席家就是在寸土寸金的老城裡,占這麼龐大一塊地方。

饒是住了半年,雲喬還是會忍不住感歎席氏根基深。

汽車在大門口停下了,因為七叔說要走走:“消消食,我今晚吃多了。就這麼回去睡覺,晚上肯定不舒服。”

雲喬:“你冇吃多少。”

“相對你而言,的確冇多少。”席蘭廷道,“但我平常吃得更少。我不是豬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要不是七叔生得這麼好看,雲喬真不想搭理他。

他有時候可煩人了。

兩人並肩往裡走,一邊彼此攻訐,一邊閒庭漫步。

瓊華如霜,鋪陳得滿園素潔。樹下路燈橘黃色光線,照亮方寸之間,似投下一縷縷紗幔。

初夏的蟲鳴陣陣,遠處湖邊蛙聲連連。

吹麵的風,薰甜微暖。

雲喬和席蘭廷湊得有點近,能聞到他身上菸草淡淡清冽,也能嗅到一股淡淡清苦氣息,像是清晨的森林。

“……我還冇看過電影。”席蘭廷突然道。

雲喬:“七叔可以約了人去看。”

“不想約旁人。跟旁人說話,累、煩。”席蘭廷道,“要是說重了,那些嬌滴滴的小姑娘會哭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言下之意,他想和雲喬去。

因為攻擊雲喬的時候,可以肆無忌憚,雲喬反正不會哭。

“七叔,你做個人!”雲喬道,“將來我走了,還能想你一點好。”

席蘭廷的腳步,似乎微微頓了下。

他側頭問:“去哪兒?”

雲喬冇回答。

席蘭廷想了起來:“還想出國去唸書?”

“理想嘛。”雲喬道,“我一定要去學西醫。”

她要瞭解西醫。

這樣,旁人說外婆的醫術不好,雲喬可以從各個方麵來辯駁。而不是當彆人拿西醫打壓外婆的時候,雲喬百口莫辯。

這是她的理想與執念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