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591章

-

雲喬搬了兩盆蜀葵進來。

花太豔了,然而卻比不上她的豔。蜀葵這種豔麗得近乎霸道的花,把顏色的飽和開到極致,卻仍在雲喬的笑靨前黯然失色。

席蘭廷活了很久很久,見過很多的人,無人有雲喬這樣的絕色。

他再次想起了“無儘花的預言”,心中一緊。

“七叔,送給你。”雲喬無知無覺,喜氣洋洋抱著兩盆花,走到他跟前。

席蘭廷懶,能不動手絕不想動手。但做人家男朋友,要有自覺,這是男友的本分。否則,男朋友和其他男人,又有什麼差彆?

他伸手接了,擺放在茶幾上。

他腦子裡想的是“蜀葵這種花,漂亮是很漂亮,卻不算名花,幾毛錢能買一盤,何必要旁人送的”,嘴上卻是道:“挺好看,誰給你的?”

尖酸刻薄藏匿了起來。

關係變了,一切都要跟著變,這是席蘭廷的認知。

但雲喬不知道內幕。

她知道七叔一向挑剔,能從他嘴裡得一兩句好話真不容易,故而她熱情洋溢:“李小姐送的。”

她跟席蘭廷說起今日種種遭遇。

柳世影和盛昭故意找茬,導致雲喬很被動,手裡的茶也的確潑了盛昭一身,她很是理虧。

好在李小姐厲害,能言善辯,兩句話就讓柳世影灰頭土臉,盛昭也冇占到便宜,還弄濕了一身衣裳,惹來非議。

雲喬後來還聽到有人說:“盛家才辦過葬禮,這位小姐照常出來交際。人情淡薄。”

也有人說,“盛家二少去北平訂婚了,攀上了權貴。盛家這一門心思上進,難道是想取代督軍嗎?”

總之,話很不好聽。

盛家慘事,本該受人同情,隻是盛暉的死因遮遮掩掩。

八卦比同情更容易占據一個人的大腦,故而大家的同情心被擠到了後麵,全部都在好奇盛家到底搞什麼鬼。

盛暉慘死的真相,已經傳了七八個版本。

盛昭這次出來,還以為會收穫很多憐憫與關切,不成想柳世影弄巧成拙,她反而遭受了閒話,偷雞不成蝕把米。

“……所以說,李斛珠小姐真是個好人。”雲喬道,“七叔,你認識她嗎?”

席蘭廷:“不認識。李家的孩子多,好些在外地。”

李夫人忠誠,但魄力不足,導致李市長各處上任,各處留情,家裡成群結隊的姨太太,生了好些孩子。

不過,李夫人孃家顯赫,李市長對夫人總有幾分顧慮,夫妻倆感情不錯。

李斛珠與雙胞胎兄長李璟既嫡又長,在家裡自然有一番地位。

“我今日是很感謝她的。”雲喬道。

席蘭廷聽了,點點頭,突然對雲喬道:“我要去趟娘那裡,你跟我一起去。”

雲喬:“我?”

她有點慌了。

她以什麼身份去?

“你我男未婚女未嫁,光明正大談戀愛,為何要躲躲藏藏?”席蘭廷很自然說道,站起身牽過了雲喬的手,“走吧。”

雲喬很感動,同時又忐忑。

旋即她想到,席家傳她和席蘭廷的緋聞已經一年半載了,難道她還清白不成?公然說了也好,省得小人背後作祟。

她雲喬年輕美貌,身後有青幫雁門,外婆留下一大筆產業,她想配誰都配得起。

她和席七爺,郎才女貌,更是天地間契合無比的般配。誰敢不同意他們倆好,那肯定是瞎了眼。

她果然和席蘭廷去了。

今日衣衫適合,見老夫人也不算失禮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