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594章

-

來的時候日光充盈,回去時候星光漫天。

席家富貴,小徑兩旁路燈密集,照得青石板路微微反光。

席蘭廷依舊牽了雲喬的手。

隻是走了幾步,雲喬很明顯感覺他的手痙攣了下,捏得她很疼。

他急忙放開。

雲喬關心則亂:“七叔,你怎麼了?你是不是疼?”

席蘭廷已經習慣了與疼痛共存,他口袋裡時刻預備著止疼藥。隻是最近幾日好了點,他冇想到突然來這麼一下。

有時候半夜裡,他睡夢裡突然醒過來,也是這麼疼醒的。

劇烈疼痛會讓人生不如死。

他用了全部的定力,從口袋裡掏出藥瓶,不管多少全倒嘴裡了。

雲喬臉色發白:“七叔,你……我怎麼辦?我給你試試,看看能不能緩解?我知道一個密咒,是解疼痛的。”

說罷,她就要按住席蘭廷的手。

席蘭廷俯身,吻住了她。

剛剛入夜,席公館尚未落鎖,彆說傭人們,就是各房的人,可能也會走動。這條路又正好是通往各處的必經之所。

雲喬身子發僵。

席蘭廷的吻,帶著激烈與撕咬,包裹了她全部呼吸,恨不能將她吞噬入腹。他唇齒間還有藥片殘餘的一點苦澀。

雲喬被他死死摟在懷裡,用力抵在路燈的電線杆子上。

良久,他鬆開時,雲喬嚐到了血腥味,不知是她的還是他的;而席蘭廷滿頭滿臉的冷汗,但眼神聚光,像是捱過了最疼的時候。

雲喬顧不上自己發疼的唇,抬手去揩掉他額頭細汗:“好點了嗎,你好點了嗎?”

她既心疼,又感覺自己無能,一時眼淚都滾了下來,“讓我試試,行嗎?”

“不要試,白費力氣。”席蘭廷歎了口氣,“雲喬,神巫治不好我,我是因為……”

因為什麼?

話到了嘴邊,他嚥了下去。

他摟住了她的腰:“我們回去。”

“你能走嗎?我去喊尊哥過來接你。”

“不用,我能走。”席蘭廷道。

他腳步很慢。

到了院子的時候,席蘭廷長衫後背全部汗濕了。

雲喬這才明白,走回來的那一路,他也是疼了一路。

他到底什麼病?

他看上去很神,他有種無法言說的魔力,但為何他要遭受這樣的罪?

席蘭廷坐在沙發裡,雲喬索性半蹲在地毯上,抬頭往上看著他:“讓我試試,求求你,我會很小心。”

席蘭廷苦笑:“我會更痛。”

“為何?”

“你外婆試過。”席蘭廷說,“我很難受,你彆折騰我了。乖。”

他手指撫上了她唇角,“疼不疼?”

親吻時咬破了她的唇。

一場疼痛,讓他的手指更冰涼了,雲喬嘴疼,心更疼。

“我冇事。”她道,“夜裡隨便念個小密咒,明早就看不出來了。”

席蘭廷的手,拂過她麵頰:“記得你答應過我的,小傷交給時間。”

雲喬點點頭:“好,我聽你的。你不能有事,七叔你不能丟下我。”

席蘭廷見她快要哭了,俯身將她抱起來。冰涼從他的衣衫透出來,他整個人像個大冰塊,正在散發涼意。

他又在她唇角輕輕啄了下:“我不會死。雲喬,若我願意的話,我可以活很久很久。席家所有的人,都可以為我續命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這說的什麼鬼。

“如果你不生氣,我們可以活到天荒地老。”席蘭廷道,“不要擔心。”

“好。”

“雲喬。”他叫她的名字。

雲喬嗯了聲。

“雲喬,在我心裡,你從來都不傻。”他突然道,“我渴望此刻這樣的時光,就你和我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你到底在說啥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