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595章

-

席蘭廷的手指,細細描繪雲喬的樣子,滿眸都是溫情。

西藥起了效,他的疼痛得到了緩解,亦或者麻木了。

他又能自如行動、說話。

雲喬坐在他懷裡,一雙腳蹬在沙發上,心中還是會忍不住的擔憂。

席蘭廷說些奇奇怪怪的話。

“七叔,你是不是以前就認識我?”雲喬突然問,“或者說,你記得上輩子的我?”

席蘭廷沉默。

“是嗎?”她追問,神色裡帶著幾分惶然與焦急。

席蘭廷不太懂:“怎麼了?”

“我很害怕。”她輕輕把頭埋在他胸口,“我這樣喜歡你,喜歡到了骨子裡,冇有你我會哭。

但若你喜歡的不是我,隻是把我當做誰的影子、誰的轉世,我會很傷心。七叔,你喜歡我嗎?”

她問完,纔有點後悔。

她也知自己矯情。

然而席蘭廷並未遲疑:“很喜歡。”

“若你真的在尋找誰的轉世,那請你多愛我一點,行嗎?這個我,現在的我。”雲喬道,“我不要做任何人的轉世,不要做任何人的影子。我是雲喬,是外婆的雲喬,也是你的。”

“好,你是我的雲喬,不是誰的影子。”席蘭廷雙臂收緊,“你就是你,有點饞、術法半桶水、記憶力過人但愛顯擺,從小習武,累哭了也不肯放棄半日的雲喬,又美麗又聰明又刻苦。”

雲喬摟住了他的脖子,把頭埋在他頸側:“七叔。”

“乖,我知道你很好,我喜歡這樣的你,雲喬。”他的聲音輕柔,安撫著她。

雲喬眼睛發澀,卻又忍不住笑了:“七叔,你在跟我說情話。”

“這是女朋友該有的。今後,我會努力說情話給你聽,我不罵你。”他道,“若是我講話不中聽了,你提醒我。”

“好。”

“雲喬……”

“嗯?”

“我想叫叫你。你還在我懷裡,我像是做了一場夢。”他道。

雲喬很疲倦了,她依靠著席蘭廷,迷迷糊糊睡著了。

他很涼爽,很舒服。

室內飄蕩著蜀葵的氣味,有點難聞。這樣美豔的花,也有美中不足。

不像雲喬。

無儘花毫無缺陷,她永遠是最美麗的那個,完美無瑕,符合所有人的審美。

“無儘花的預言”,是個可怕的傳說,而席蘭廷又要見證它了。

席蘭廷抱起了她,替她換了睡衣,又給她擦掉了臉上脂粉。

他自己去泡澡。

雲喬迷迷糊糊中,再次做了個夢。

她夢到漫山遍野開滿了蜀葵,穠豔絢麗。她和席蘭廷牽手走在其中,碧穹萬裡無雲。

“喬兒。”他低聲叫她。

“大膽,不許你這麼叫我。”她說。

“喬兒。”他的聲音裡帶笑,“喬兒。”

“你在犯上。”她故作嚴肅,然而在轉身的時候,她撲倒了他懷裡,“我要和你成親,我要給你生孩子。蘭廷,許你犯上。”

她被他壓在那片花海裡。

然而倏然變了天,雷電滾動,漫天火光。天火一寸寸燃燒大地,土地在皴裂。席蘭廷在火光儘頭。

雲喬想要喊他,卻發不出聲音。

她拚了命,奮力廝喊:“蘭廷!”

她驚醒了。

“蘭廷”兩個字,在她唇齒間,卻不是她熟悉的官話,更像是兩個莫名其妙的音符。但她知道,那是“蘭廷”。

席蘭廷推門,穿著睡衣走了進來。

“你是不是喊我了?”他問。

雲喬定定望著他,試探著叫了聲:“蘭廷?”

她用夢裡的音符,輕輕鬆鬆說出了這兩個字。

席蘭廷站在那裡,一動不動,像是被定住了。

他神色幾變,露出外麵那雙修長潔白手指,倏然覆蓋了鱗甲。

有個詞從他唇齒間輕吐而出:“師尊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