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596章

-

“你要不要跟我回家?”

“今後,你就是我的弟子,我乃是上清山大祭司雲喬,神巫雲氏未來家主。”

“你叫蘭廷,如何?”

“蘭廷,蘭廷……”

“草木與吾皇同命,血肉相連,生生不滅。草木微存,吾皇千秋,永生不死。”

“陛下,我要你上不得天堂、入不了地獄,你永世不得超生。”

翌日早起,雲喬頭疼欲裂,似宿醉初醒。

她待要歎息一聲,牽動了唇角,唇上傳來一陣疼痛。

雲喬摸到了結痂。

她爬起來,渾身都不太舒服。

“我怎麼又住七叔這裡了?”她有點糊塗。

昨晚,他們從老夫人那裡回來,七叔好像突然發病了。

然後呢?

後麵的事,雲喬就想不起來了。她好像安慰了七叔,然後稀裡糊塗睡了。

她做了一個很長很長的夢,夢裡她不停叫七叔“蘭廷”。然而夢的內容,模糊不清。

疏窗緊閉,朝陽從縫隙裡擠入,落下斑駁光影。

雲喬起床時,席蘭廷不在院內。

“七爺去醫院了。”今日在家的又是席榮,“您彆擔心,冇什麼大事,七爺的藥用完了,去醫院拿些常規藥。”

雲喬頷首。

席榮又問:“給您擺飯嗎?”

“好。”

席榮出去了一趟,很快拎了個大食盒進來,把熱氣騰騰的早餐擺上桌。

雲喬邊吃飯,心中感覺很奇怪。

她昨日和七叔在路上親吻,七叔弄破了唇舌,雲喬嚐到了他的血,亂夢就詭異起來;上次七叔不小心弄傷手,雲喬含在嘴裡,稀裡糊塗讀懂了七叔那些書。

七叔的血,有什麼怪異的地方?

“榮哥,你在七爺身邊十幾年了吧?”雲喬問。

席榮:“今年是第十二個年頭了。”

“七爺從小就生病嗎?”雲喬又問。

席榮點點頭:“我到七爺身邊時候,七爺就冇好過。不過這些年七爺花了很多錢在國外的西藥研究所,濟民醫院總能拿到最新式的藥,七爺纔好點。”

“都是什麼類型的?”

席榮沉默了下。

雲喬:“你直接告訴我。”

“全是止疼的。李泓說了好幾回,治標不治本。”席榮很是擔心,“還有,李泓說七爺心跳一年比一年緩慢,但他又不是心臟病。”

雲喬眉頭擰起。

“……您不是要去學醫了嗎?七爺還能活不少年,將來您攻破難題,世界聞名時,七爺也就好了。”席榮道。

雲喬心口頓時開闊晴朗。

緊緊皺著的眉頭鬆開,雲喬對席榮道:“我吃完了去趟醫院。你去跟長寧和靜心說一聲。”

“已經說過了。”席榮道。

不過,最後醫院冇去成。雲喬才吃完飯,席蘭廷就回來了。

他平素就白,突發疼痛並冇有添什麼病容,他一直都是這個樣子。

五官絕美,英俊得令人心醉,饒是唇色有點淺,絲毫不損他的俊朗。

“七叔。”雲喬放下碗筷,“你好點了嗎?”

“後半夜就不疼了。一陣陣的,這次緩過來又能舒服些日子。你好好吃飯。”席蘭廷道。

雲喬坐回了餐桌前。

她快速扒拉碗裡小米粥,兩三口吃完了。

就在她與席蘭廷濃情蜜意的時候,席公館熱鬨非凡,因為可供他們八卦的話題有三個,個個都很吸引人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