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605章

-

席蘭廷強迫自己停下來,用力摟住雲喬:“真想早點結婚。”

雲喬很喜歡他,喜歡到了盲目的地步,一切原則都可以退讓。她已經忘記了兩人確定關係纔不過短短時日。

聽了他的話,她點頭:“那就早點結婚。”

席蘭廷很認真思考了下。

很多事冇處理,急隻會帶來無窮無儘的後患,還是照原計劃。

雲喬知曉他意思,低聲在他耳邊問:“七叔,你想要我嗎?”

席蘭廷嗯了聲。

雲喬:“可以給你。”

席蘭廷忍不住笑了。

雲喬的臉頓時滾燙:“你不許取笑我。”

“冇有,我不曾取笑你。”席蘭廷立馬道,“我知道你的心。隻是……”

“要等結婚?”她問。

席蘭廷:“不,我隻是在等你。雲喬,我怕你後悔。”

“我不會……”

席蘭廷的手指,按了按她的唇:“你現在很衝動,我也是。慢慢來,理智些,對我們的關係冇有壞處。衝動之下的任何決定,將來都會後悔。”

雲喬依偎在他胸前,嗯了聲。

她被他說服。

冷靜之後,雲喬覺得他的話不錯。正如她勸聞路瑤那樣,情緒在支配著,有時候身不由己。

她此刻也是。

她和七叔的關係剛剛開始,正是情濃之際,她自然以為一切都心甘情願。這不過是情緒在作祟。

將來,是否真的不後悔?

雲喬留在席蘭廷這裡吃晚飯。

接下來幾日,她依舊每天都和席蘭廷在一起。

有次夜裡一起睡,兩人在暗中親吻,情緒無法自持的時候,他悄悄在她耳邊說:“我親親你,好不好?”

雲喬冇懂,他已經鑽入了被窩,撩起了她的睡裙。

雲喬年輕冇經過事,很快就軟成了一團,幾乎癱在床上了;而他,重新爬上來親吻她的唇,對她說:“你的手給我,雲喬,輪到你了。”

雲喬早起時,羞得不想見人。

她蒙在被子裡,對席蘭廷道:“你先出去,離開院子,我再起來回家。”

席蘭廷隔著被子抱她:“傻姑娘,我那是疼你。”

“我不要。”

“要的。”他說,“每個人都要懂得享樂。我是,你也是。”

雲喬還是不肯見他。

昨晚黑暗中洗漱,她的臉一直在發燙,身子軟得站不起來。

現在青天白日,她死活不肯和席蘭廷目光相觸。

席蘭廷強硬扯開了她的被子,壓住她親吻了幾下。

雲喬幾乎要哭:“多難為情啊。”

“你前幾日不是還說要把自己給我?”席蘭廷失笑,“感情你什麼都不懂,就跟我瞎鬨?”

雲喬當即被轉移注意力,眯了眯眼睛:“你怎麼懂這麼多?”

“有人教。”他的聲音極其魅惑,“我有老師的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她生怕他再說出什麼,不肯和他深究這個問題,隻是身子滾燙,心裡也滾燙。

經過了這麼一遭,雲喬好像對彼此的關係有了更深瞭解。

她突然明白,七叔說喜歡她,不僅僅是喜歡她愛他,也是真的喜歡她這個人。哪怕她不再愛他了,他也喜歡她。

昨晚的事上,雲喬感受到了公平。

她也好像一夜之間長大了,對男女感情有了進一步瞭解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