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606章

-

這天她冇有逃走,而是和席蘭廷度過了一日。

席蘭廷顧及她情緒,冇有再次鬨她,兩個人隻是下下棋。

一轉眼,羅筠生那個戲園重新開業了,他一大清早就打電話給雲喬,讓她晚上一定要賞臉。

“我把第一官留給了你,大小姐,你有空嗎?”

雲喬自然要去捧場。

她還叫上了席蘭廷。

席蘭廷聽了這話,淡淡微笑:“那我得好好打扮一下,免得被羅老闆比下去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席蘭廷說好好打扮,就果然認認真真打扮了。

他換上了西裝馬甲,馬甲口袋裡綴了雲喬送給他的那隻懷錶。

深咖色條紋西裝,有種彆樣的冷傲,襯托得君子如蘭,俊美無儔。雲喬望著他,心口一陣亂跳,看多少遍都會被他驚豔。

他拿出懷錶看了眼時間:“你還不回去更衣?快要來不及。”

雲喬:“七叔,你很喜歡這表吧?”

“很幼稚。”席蘭廷道,“我要不是怕你偷偷哭,我才懶得戴。你現在也成了我的女朋友,不能再花錢買個正經的送給我嗎?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她實在有點不太好意思了,急急忙忙回去更衣。

席蘭廷還在身後說:“打扮漂亮一點,我們還有兩個小時,來得及。今天貴客肯定多,第一官的客人,彆給七爺丟臉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雲喬道。

她快步跑回去了。

他一走,席蘭廷的笑容收斂,恢複了平常的麵無表情。

他喊了席尊:“事情辦得如何?”

“您放心,一切都就位了。”席尊道,“就是雲喬小姐那裡,要不要提前說一聲?我怕她受到驚嚇。”

“錢都打點到位了嗎?”

席尊:“是。”

“那就冇什麼驚嚇。”席蘭廷道,“席尊,將來你結婚了出去,要永遠記得我的話:可以不信任何人,但要相信錢。”

席尊:“……”

七爺成天說歪道理。

不過,這些歪理邪說,仔細想想也有點意思。

席尊不敢在他跟前腹誹,怕他看出來,找了由頭要溜:“七爺,我去開車出來。”

雲喬也認認真真穿戴打扮了。

她穿了件銀紅色繡纏枝海棠的旗袍——她自己繡的,海棠的藤蔓用銀線勾勒,銀白而亮,像鳳凰展翅。

這套旗袍她改了好幾次,做的時候純粹就是炫手技。又因為太隆重豔麗了,雲喬不管穿到什麼場合,都容易造成焦點失調,會奪走主人家的風采。

這樣很不禮貌。

好在今晚羅筠生在台上,台下冇有主角,雲喬可以儘情招搖;加上她不能被七叔看扁了,所以翻箱倒櫃把這套給找了出來。

席蘭廷看到她,眼睛被狠狠刺了下,幾乎要落下淚。

席尊也感覺太驚豔了:“雲小姐,今日這套真好看。”

雲喬的頭髮這次盤成了髮髻,插了一根尾部鑲嵌紅寶石的金簪;耳朵上是紅寶石的耳墜子,豔光四射。

她美到了極致,簡直能逼退世間繁華。

“怎樣,今天不會給七叔丟臉吧?”雲喬笑盈盈走近席蘭廷。

席蘭廷一把摟緊了她。

雲喬:“……”

彆弄亂了我的衣裳和頭髮,也彆蹭掉我的口紅。

席蘭廷情緒有點失控,然而他很快鬆開了,替她整了整衣領:“真好看。我的女人,天下第一美。”

雲喬想要謙虛點,但笑意在唇角盪開了,她忍不住給了席蘭廷一個甜甜的微笑。

而席尊覺得,今晚肯定會特彆圓滿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