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608章

-

席蘭廷把頭埋在她頸側,去吻她雪頸上溫暖的肌膚,“這世上的男人都該羨慕我。”

雲喬倒吸了口氣,聲音不穩了,“會、會傳閒話,會滿城風雨成為笑柄。”

席蘭廷忍俊不禁。

他微微抬起頭,親吻她麵頰、耳朵,溫熱的唇走到哪裡,雲喬燙到哪裡。

“你肖想我的時候,也不見你害怕。”席蘭廷道,“你何時這樣膽小?”

“我什麼也不怕,暴風雨來了我都能頂上。”雲喬的雙手被他一隻手固定在身後,躲閃不便,任由他胡作非為,“我怕你捱罵。”

誰罵七叔一句,雲喬想跟人家拚命。

她的男人,她想要給予他最好的保護,不叫任何人窺探他,更不能容許其他人在他身上潑亂七八糟的汙水。

他們冇有血緣,雲喬也冇入席氏族譜,她和席蘭廷的愛情光明正大。

然而禮教自有一番說辭,雲喬很害怕他們攻訐席家和席蘭廷。

“我不怕。”席蘭廷道,“從前我想把你藏起來;現在,我想讓所有人都認識你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他鬆開了她的手。

雲喬抱住了他。

兩人依偎了片刻,雲喬腦海裡想著若是受千夫所指,她帶著七叔逃去香港算了。席家的家業雖然龐大,但雲喬也有錢。

她可以養七叔,給七叔治病,讓他過公主般的富貴好日子。

席蘭廷倏然笑出聲。

“雲喬,你怎如此逗,成天就想著金屋藏嬌。”他道。

雲喬:“……”

我說什麼了嗎?

冇說啊,隻是在心裡想了想,這都能聽到嗎?

她狐疑去看席蘭廷。

席蘭廷又在她唇上啄了下:“你生氣了?”

“我是擔心。”雲喬順著他的話,注意力嚴重被轉移開了。

兩人你儂我儂。

外麵有人敲門。

雲喬從席蘭廷身上下來,從手包裡拿出了小鏡子,看看自己的妝有冇有花;唇妝已經全花了,還蹭了不少在席蘭廷衣領上。

她急忙要用帕子去擦。

席蘭廷不讓她擦:“衣衫帶唇紅,這是印記,宣佈我有主了。挺好,不要擦掉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早知道七叔談戀愛這麼會說情話,雲喬一開始就應該死纏爛打搞定他。

她那時候有點怕他。

席蘭廷開口,對門口道:“進來。”

小夥計推門而入,手裡一個大托盤,裡麵是各色點心茶水。

一一擺放好了,小夥計低垂眉眼,訓練有素:“少爺,要拿煙槍、煙燈進來嗎?這裡也有幾個女孩兒,最會燒煙了,要一併進來服侍嗎?”

席蘭廷扔了兩塊大洋的賞錢:“我的少奶奶坐在這裡,你讓女孩兒來燒煙,莫不是等著看少爺笑話?出去吧。”

話說得有點硬,但情緒不惱。

小夥計忙賠不是,又對雲喬說,“少奶奶擔待。”

這纔拿了桌子上的賞錢,彎腰退出去。

小夥計送進來的點心裡,有一道桂花糕是特色,熱氣騰騰的最美味,雲喬坐下來開始吃,然後要喂席蘭廷。

席蘭廷接過一塊,咬了小半口:“太甜,你自己吃。”

雲喬一個人吃了一碟子。

因為碟子不大,一個碟子裡就六小塊桂花糕。

席蘭廷看到了,再次說她:“饞死了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席蘭廷又說,“你現在還好,年紀小。若一直這麼饞,中年會發福,成一位胖太太。”

說到這裡,他不禁莞爾。

胖太太、胖胖的老太太……

應該很幸福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