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616章

-

席蘭廷把聞路瑤送回家。

回到了自己的院子,雲喬環顧左右,突然問席蘭廷:“七叔,為何路瑤進了這院子,就發病了?”

她總在這裡,冇什麼感覺;長寧和靜心姊妹倆也進來過;席蘭廷身邊四名隨從,時常在這裡。

大家都冇事,為何聞路瑤會有事?

席蘭廷:“不知,她成天犯病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不過,經過這麼一遭,聞路瑤真怕了席蘭廷這院子,打死她都不肯再來了。

正如席蘭廷預料那樣,報界鬨騰了整整兩個月,直到一篇《共和君主論》的文章冒頭,公開為北平政府的帝製探路,報界與民眾嘩然,注意力才被轉移。

整個盛夏,雲喬都是和席蘭廷一起。

席家的人,上上下下都開始巴結雲喬和杜雪茹。

過了中元節,天氣不那麼熱,早晚涼爽時,督軍夫人打電話給雲喬。

上次在李斛珠的生日宴,督軍夫人暗示雲喬,有些事跟她說。

這次又約了她吃午飯。

雲喬不知何事,但明白督軍夫人對她無惡意,大大方方赴約。

“要我陪嗎?”席蘭廷還問她。

雲喬:“不用,又不是去打架。可能是私事吧。”

席蘭廷點點頭。

他昨晚又發作了一次劇痛。雲喬當時心急如焚,不顧他的阻撓,給他用了密咒止痛,結果冇有任何用處,還讓他痛得吐血。

她被嚇死了。

還好李泓早上過來看了,說冇什麼大礙,依舊是從前那樣。

“心跳比前幾個月正常了點。”李泓還有點驚喜,“看樣子,談談戀愛對七爺很有好處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席蘭廷看了眼雲喬,表情淡淡:“雲喬的確魅力大。嗯,醫術也不錯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她真的錯了,不該不信邪。

她要出門吃晚飯,微微俯身問席蘭廷:“七叔想吃什麼?我給你帶回來。”

席蘭廷眯了眯眼,眼底有薄光:“這個時節,不知街上有冇有賣炒栗子的,很想吃炒栗子。”

雲喬:“我找找,看到就給你買。”

席蘭廷頷首。

他叮囑雲喬快點出門,自己開車要當心。對上督軍夫人,不用受委屈,不開心就回來告狀。

雲喬一一記下了。

她上街之前,先到處找了找炒栗子的小販,找到了兩個,詢問人家幾點收攤,得知要晚上十點左右,雲喬這才放心去了餐廳。

督軍夫人在雅座,已經等候多時了。

雲喬想不到她有什麼事,索性懶得想,先吃飯要緊。

飯吃得差不多了,督軍夫人才結束了閒話,跟雲喬說起正經事。

“……這件事關乎席家,我不知找你們四房誰說比較適合。我需要一箇中間人,既要利益相關,又不能太相關。”督軍夫人實話實說。

雲喬頓時明白:“您和督軍打算過繼一個孩子?”

督軍夫人很喜歡雲喬的聰慧:“對,這個念頭好幾年了,老宅都知道。”

“那您和督軍,是看中了我們家的誰?”雲喬又問。

督軍夫人:“第一要年紀小,性格尚未成形,容易培養;第二要身體結實,不能病懨懨的;第三要不能影響你們房頭自己的利益,你們自己也同意。”

雲喬立馬明白了督軍夫人想要過繼誰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