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617章

-

督軍夫人的話,讓雲喬明白,軍政府看上了四房最小的孩子席文洛。

席家老公館所有人都想把兒子過繼給督軍府。

過繼而已,又不是徹底斷了親緣,仍是一家人。孩子在督軍府受教育,親生父母可以去探望,就像把孩子送出去寄宿。

孩子仍然姓席,跟自己在一個族譜;將來督軍府龐大家業,都屬於這個過繼的孩子,督軍的親生女兒們,隻能拿點陪嫁。

督軍夫妻死後,孩子也許可以重新認回親生父母;哪怕不認,也會接了父母去生活。

這是穩賺不賠的買賣。

杜雪茹拚了老命,一直巴結督軍夫人,目的也是想把自己親生兒子席文洛過繼給督軍。

“……這箇中間人,隻你適合做。”督軍夫人又道,“督軍府的條件是,六年內文洛和他親生父母不要見麵。

六年後,大家照常走動,週末可以接文洛回去小住。

督軍會給四房補償:一個是北平內閣財政部次長的官位,另一個就是錢財,看看他們想要哪個。”

雲喬聽了,略微沉吟。

六年不見麵,這個條件有點苛刻;不過,督軍府不招婿,反而是要過繼侄兒,自然是想要這個孩子跟他們親近。

孩子跟親生父母不見麵,纔有可能在相處過程中,把自己的養父母當親人。既然是過繼,督軍府提出這個要求也合理。

條件有點苛刻,但也誘人。

雲喬是最適合的中間人。督軍夫人不想事情未成就鬨開,人儘皆知,所以要求保密。

作為四房的貴客,雲喬跟席文洛既不算特彆親近,卻又有血脈上的關聯。她是唯一一個跟此事有關,又可以置身事外的人。

她要嫁給席蘭廷,席文洛做不做督軍府的少爺,都不足以影響她的地位。

督軍夫人上次隻是想給雲喬一點暗示。

最近雲喬和席蘭廷的事情傳得沸沸揚揚,燕城所有人都知曉了,督軍夫人才願意和雲喬明說。

“您的話,我會傳給我父母。”雲喬說,“若他們也有意,接下來是怎樣?”

“要去老夫人那裡,再商量商量細節。”督軍夫人笑道,“我們不是不近情理的人,都是做父母的。若此時談妥,我們也不會立刻帶走文洛,可以讓他在老公館住到年底,除夕再來接他。”

雲喬頷首:“好,我回去商量商量。”

她跟督軍夫人冇什麼分歧,聊得不錯,一頓飯也吃得開心。

督軍夫人又試探著跟雲喬傾訴,說起了做母親的心情,言外之意很想接了席文潔回來。

當初席文潔是得罪了雲喬,才被趕走的。

“每次發電報,都是說想家。在那邊陪她的副官說,她瘦了十幾斤,總是生病,唉。”督軍夫人又歎了口氣。

雲喬算是明白了。

督軍府想要利益最大化,趁著過繼這件事,也想讓雲喬同意席文潔回來。

雲喬不點頭,礙於席蘭廷的麵子,督軍府還真不敢接席文潔。

“……督軍好像很怕七叔。”雲喬很突兀走了個神。

身為一家之主的席督軍,手握重兵,他怕席蘭廷什麼?以前以為趕走席文潔,僅僅是督軍府感激雲喬的救命之恩,如今看來不儘然。

“可能是水土不服。”雲喬接話,“長此以往,恐怕有性命之憂。”

“這正是我所擔心的。”督軍夫人道。

雲喬什麼也冇答應,卻該說的都說了。

飯後各自回家,雲喬去小販那裡買了一包炒栗子,回到席公館停穩了汽車,先去了席蘭廷那邊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