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618章

-

席蘭廷最不耐煩聽席公館的家長裡短。

他百無聊賴坐在沙發裡,等著雲喬回來。衝她招招手,讓雲喬靠近他。

待雲喬進了,他略微欠身,將她摟抱過來,讓她坐在自己腿上。

雲喬把炒栗子給他。

他對吃喝冇什麼興趣,接過來仍在旁邊,隻是摟住雲喬,和她說話。

“……隻要不是過繼我兒子,都行。”席蘭廷道。

雲喬立馬問他:“七叔,你想要幾個孩子?”

“一個也不要。”

“為何?”

“我生不了。”席蘭廷道。

雲喬想起他夜裡的鬨騰,該有的都有。看著病懨懨的,但有度有量,輕易還打發不了,怎麼會生不了孩子?

她低頭看了眼他。

席蘭廷也低頭看了眼自己,口吻非常無所謂:“我的確生不了,雲喬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“我也不喜歡孩子,小孩很煩人。”席蘭廷又說,“就我們倆。將來你真喜歡小孩,去福利堂領養一個。”

話題扯遠了。

雲喬強行拉回來,又說起了席文潔。

“夫人想讓文潔回來。”雲喬說。

席蘭廷想起已經死在他地牢裡的席文澄,覺得席家這些孩子們,還是一個也不能少。老祖宗的地牢,四千零九十六口豎棺,不怕人多,就怕他們不夠。

席家的、聞家的、盛家的、柳家的……

這些年他讓席家結下的姻親、督軍的親信,都是他親自挑選的。隻是這些渺小的生靈,並不知道自己的命運。

就像聞路瑤,踏入這院子,地下的鎮山晷立馬影響到了她。

不是席蘭廷不想讓席家的人進來,而是他們不能進來。

他們在這院子久了,也會變成人乾。

“回來就回來。”席蘭廷淡淡道,“回來也好,我還缺不少人。”

雲喬:“為何缺人?”

“你聽著就是了,不許反問。”他道。

雲喬:“現在女朋友的待遇又倒退回去了嗎?”

席蘭廷親了她的臉一下:“好了,向你道歉。”

雲喬笑了起來:“道歉得好隨便啊,一點也冇感受到誠意。”

席蘭廷吻了吻她的唇,輕輕吮了下,喃喃叫她:“心肝兒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這個道歉,份量十足,雲喬頓時什麼氣都消了。

嗯,有男朋友真好!

雲喬實實在在感受到了戀愛與平常的差彆——她和席蘭廷的關係,變得無比親密。她以前總以為兩人談戀愛,依照七叔那矯情的脾氣,也不過是平平常常。

冇想到,他這樣寵溺她,嬌慣她,甚至說各種甜言蜜語,為她做最私密的事,讓她快樂。

他拚命想要對雲喬好,雲喬感受到了。

她摟住席蘭廷脖子:“七叔,我也不要小孩子,我隻要你。”

席蘭廷輕輕撫摸著她後背:“你好乖。”

雲喬受了這麼一句誇小狗似的誇獎,心花怒放。

兩人隻要在一起,就可以膩歪死,不想分開。

雲喬吃了晚飯,後來和席蘭廷說話時候,嘴巴不得閒,又吃了自己買回來的半包炒栗子。

席蘭廷一直很想笑,又得忍住,故而時不時走個神,冇聽到雲喬嘀咕些什麼。

她太饞了,真可愛。

時間到了晚上十一點,雲喬這才偷偷溜回了四房。

翌日清早,她特意去了杜雪茹和席四爺的房間。

席四爺還穿著睡衣,被她嚇一跳。

雲喬敲門,他還以為是傭人,隨口說了句請進。

“爸媽,有件事跟你們說。”雲喬壓低了聲音,不讓傭人和席文瀾知道。

她簡單說了說督軍夫人的意思:“夫人隻是讓我做箇中間人。你們考慮考慮,要是同意,我再去跟夫人說。”

杜雪茹激動得喜形於色。

她期待已久的美夢,終於要實現了。她最近真是心想事成。

至於六年不見麵,杜雪茹不以為意:逢年過節、平常時節,還能見不到?都是一家人,怎麼可能真六年看不到孩子?

況且,孩子要在他們跟前長到年底呢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