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619章

-

雲喬讓四爺兩口子再考慮考慮。

她先說杜雪茹:“媽要考慮清楚了,彆心存僥倖。六年不見麵,你能否接受?”

杜雪茹:“那自然……”

“你要想清楚!冇人是傻子,你能想到的彆人也能。說六年不給見,這六年你就真未必能見到。”雲喬道。

杜雪茹:“……”

雲喬眸色陰沉,慎重而端正。她是中間人,要是她的話杜雪茹聽了個一知半解,是她的失誤。

杜雪茹被雲喬激得一默。

她沉吟片刻:“不至於真見不到……”

“旁人可以,你們不行。督軍府肯定要特意讓文洛避開你們。媽,這是你情我願的事,到時候你可彆又哭又鬨說督軍府欺負你。”雲喬道。

杜雪茹:“這……我得想想。”

她不在乎雲喬、席文清和席文湛,對席文瀾也是一點稀薄情誼,但她不能不在乎文洛,那是她親生兒子。

起床後,杜雪茹特意把孩子叫到跟前,要給他餵飯。

而席文洛看了眼雲喬,推開了杜雪茹的手:“不要你喂,我自己會吃!我已經是男人了。”

一個六歲的孩子,說自己是男人了,彆說杜雪茹、雲喬,就是席四爺也被逗樂,傭人們在旁湊趣,眾人笑成一團。

杜雪茹卻在心裡想:“是啊,他是大孩子了,他心裡記得誰是親生父母。六年後,他也不過十二三歲,仍是個孩子。

哪怕感情上有疏遠,還可以彌補回來。將來這一輩子呢。年輕時享福不算什麼,老了享福纔是真富貴。”

四房將來能分到的家當,非常稀薄。

老太爺在世時候就明說了,讓庶子們出去自謀生路,席家家業要留給嫡子們。

依照前朝律法,庶子們也能分到不少,但現如今是民國了。

整個燕城的律法,席家嫡子說了算。

而四房又有三個兒子。

杜雪茹一輩子都隻能是“杜曉沁”,所以四房錢財也要分給席文清和席文湛,小兒子能拿到多少。

她倒是不想給,四爺和席家能同意?

各種念頭,讓杜雪茹下定了決心:“要吃得苦。再說了,文洛去督軍府是享福的,那可是榮華富貴。”

四房夫妻還能得一個高官位。

杜雪茹真想四爺能去北平做個高官。

離開了燕城,北平望族不清楚他們底細,“燕城席氏”這個名頭響噹噹的,足以讓杜雪茹身份拔高;加上督軍府願意給四爺謀個高位,杜雪茹即將要做高官太太。

對所有人都好。

早飯後,杜雪茹拉了四爺回房,問他考慮得如何,要不要及早答覆督軍府。

席四爺和所有的老父親一樣,跟孩子們不夠親密。

他內心深處,和杜雪茹的想法又不太一樣。當然,他渴望督軍府提供的那個官位,但同時能幫到大哥,給大哥過繼香火,四爺也心甘情願。

畢竟孩子不是他生,慷人之慨,他也可以。

席四爺的心思,向來是有非常清晰的脈絡。

他隻是問杜雪茹:“你捨得不捨得?你懷胎十個月生的孩子。你生文清和文湛的時候,孕相挺好的,唯獨生文洛,吃不下睡不著,很是受罪。

六年不見,我可能忍忍就過去了,我是當爹的。你自己呢?這個你得考慮好,是犧牲你一個,成全所有人。”

杜雪茹聽著聽著,眼睛濕了。

她有時候瞧不起席四爺,覺得他遠不及林天。

冇有林天英俊瀟灑、時髦博學,但他真是個好人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