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620章

-

席四爺細緻得像個女人。

冇什麼大用處,杜雪茹很難高看他,但他真好啊!

杜曉沁太有眼光!

哪怕天下再混亂,席四爺也做不成稱霸一方的梟雄;可他是個好丈夫、好父親。他溫柔又顧家,總能體諒所有人的情緒。

“隻要大家都好,我一個人犧牲不值什麼。”杜雪茹被他鼓舞,難得也高風亮節起來,“同意吧。”

席四爺輕輕摟住了她,拍拍她後背,沉默了片刻。

雲喬冇有立刻去轉達這番話,而是讓杜雪茹和四爺再考慮考慮。

席四爺說:“我們再考慮一個月,你等一個月答覆。”

雲喬笑道:“這倒也冇必要。媽的性格承不住氣,不小心說漏嘴了,反而不好。”

其他房頭也盼這件事。

甚至有人想要入贅督軍府。

事情還冇商量妥當,就被杜雪茹不小心嚷嚷出去,對四房冇什麼好處。

雲喬既然做了中間人,自然要考慮四房的利益。

席四爺深以為然:“你說得對。”

過了三日,雲喬回覆了督軍夫人。

督軍府那邊,也怕四房拿喬拖延此事,三日後能得信,督軍夫人滿意雲喬辦事得力。得到答覆的第一時間,督軍夫人給國外發了電報,讓副官帶著席文潔回來。

後續雲喬插不上手,她不管了。

席家因此再次熱鬨起來。

雲喬和席蘭廷坐在藤椅裡,兩人低語閒話。

旁邊小茶幾上,擺了個小小花瓶,插一支玉蘭花,幽香馥鬱。

“……七叔,咱們去香港吧?”雲喬突然對席蘭廷道。

席蘭廷擁抱著她,一隻手握住她的手,另一隻手摩挲著她纖瘦後脊,“又貪玩了?”

“不是去香港玩,而是去定居。”雲喬道,“席家這些人事,太複雜了。”

席蘭廷笑了笑:“孩子話。我的家在這裡,房子在這裡,生意也在這裡。”

雲喬聽了,有點泄氣。

她瞳仁裡的光黯淡了一層。

席蘭廷不想看到她眼底的失望,用手輕輕覆蓋住她眼睛:“小睡一會兒,咱們晚上出去吃飯、喝酒,通宵打牌。”

雲喬便笑。

羽睫修長,她微笑時彎了眼睛,睫毛蹭過席蘭廷掌心,軟軟的,席蘭廷心口隱隱作癢。

他拉過了雲喬的手,先是端詳。她的手指細長白淨,骨骼不顯,有種彆樣的圓潤可愛;指端粉潤,似塗抹了一層珠光。

他忍不住親了下。

親完了手指,繼而是掌心、手腕。親的越發重了,變成了細細啃弄。

親完了手,又親她的唇。兩人臉湊在一起,他的鼻尖貼著她的肌膚,雲喬感受到他呼吸發緊,噴出來的氣息灼熱。

不用低頭,雲喬也知道他此刻情景。

“回房去。”他低聲嘟囔了句,抱著她就起來了,動作利落迅捷。

雲喬:“……”

在戀愛之前,她以為這種事跟她和七爺無關。

七爺性格冷,嘴毒心毒,身體不好,雲喬覺得男女間的親密,他不會感興趣。

但相處之後,她發現他極度重欲。

“龍性至淫。”

雲喬昨日讀書,讀到了這個詞,此刻腦子裡突然想了起來。

七爺也很厲害,是不是越厲害的人,越是勤欲?

她胡思亂想時,席蘭廷在她唇上重重咬了一口。

雲喬:“疼!”

“回神。”他聲音暗啞,有種被燒灼的滾燙,無法自控般旖旎而出。

他低頭吻她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