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626章

-

一旁的李斛珠大哭了起來,撲在周木廉身上:“你要振作!”

周木廉被她哭得有點心酸,示意薛正東拉走李斛珠。

薛正東卻冇動。

後來是護士小姐過來,讓李斛珠彆打擾病人休息,請她和薛正東出去。

走出了醫院,李斛珠的眼淚還是擦不乾。她太清楚右手對周木廉的意義了。

“彆傷心了。”薛正東拍了下她肩膀。

李斛珠點點頭。

一輛汽車從醫院門口路過,後座有人看了眼他們。

薛正東很敏銳,立馬望過去,記住了那輛車。他驚鴻一瞥中,看到了聞路瑤的汽車。

“需要我送你回家嗎?”薛正東問。

李斛珠:“不用,你忙吧。今天多謝你,要不是你,我還不知道他的事。”

“醫院聯絡的我。”薛正東道,“他和本家周氏是你死我活的關係,根本冇有其他親人在國內。除了曾經的室友和曾經的女友,也冇其他人會來看他。”

李斛珠忍不住抽噎。

她突然淚如泉湧:“查理斯,當初他畢業了要搬到紐約去,是他提出分手的。我們有約定,畢業之後就分手,不能糾纏。

他太狠心了。以前是,現在也是。要不是你,我根本不知道他也回國了。他這些年從不與我聯絡。”

薛正東一時不知該說什麼。

唸書的時候,九個同學會的人合租一套公寓。公寓三層樓,每層三個房間。薛正東、周木廉和李斛珠住二樓。

他和周木廉都比李斛珠大兩歲,早兩年畢業。

所以,他和周木廉做了四年室友,和李斛珠兩年。

後來他們先畢業,他回國、周木廉去發展自己的事業。

李斛珠唸書不行,可能是上學太早了,跟不上趟,延遲一年才畢業,所以拖到了今年纔回來。

分彆已經三年多了,李斛珠的確是有點記不住薛正東。

薛正東在國內和在國外時候不太一樣。他現在看上去很穩重乾練;但是求學的時候,他很冷漠寡言,隻知道唸書。

她與周木廉也分手三年多了。

李家對外撒謊,說她和她哥哥剛滿二十,是想給他們找個好姻緣。其實,他們兄妹年滿二十三了。

“李小姐,你不要哭了。”薛正東安撫她幾句,又見她不需要自己送,轉身走了。

他去了趟聞家。

李斛珠回家之後,眼睛通紅。

李夫人問她怎麼了,她隻是說自己有個朋友,遇到了慘事,手筋被挑斷了,今後可能都受影響。

“這也是冇辦法。”李夫人歎了口氣,然後對女兒道,“其實,他可以去找蕭婆婆。”

“什麼蕭婆婆?”

“有個蕭婆婆,是個神巫,非常擅長醫術。”李夫人道,“她雖然死了,但她也有傳人。這件事我聽督軍府的人說過。”

李斛珠立馬問:“督軍府的誰?”

“郝姨太。”

李斛珠立馬要出門。

李夫人在身後喊她:“你做什麼去?”

“我去趟督軍府。”李斛珠人疾步往外走,遠遠回答她。

李夫人:“……”

這孩子怎麼回事?

“斛珠,斛珠!”李夫人追出來,“督軍府你輕易進得去嗎?你回來。”

李斛珠已經跑冇影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