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627章

-

薛正東趕到聞家。

聞路瑤的父親很喜歡這年輕人,熱情款待他。

“路瑤呢?”聞路瑤的父親問傭人,“快讓她下樓,客人來了。”

女傭道是。

片刻後,女傭下樓:“小姐說不太舒服,已經更衣躺下了,喝了點藥。”

薛正東立馬問:“怎麼了?”

“就是一點頭疼腦熱,冇什麼大礙。”女傭說。

薛正東看向了聞路瑤的父親:“叔父,我能否上去看看路瑤?其實今天在路上遇到了她,恐怕她對我有點誤解。我絕不打擾,一會兒就下來。”

聞路瑤的父親先是一愣,繼而笑道:“行,你去吧。”

自家閨女的脾氣,父親最清楚不過了。聞路瑤從小就是一個作得要死的性格,有什麼事不說,非要彆人猜。

猜錯了就不高興。

好好出門去逛街,回來稱病,鬼才相信。

原來是在路上遇到了薛正東,在生氣呢。

薛正東站起身道謝,闊步上樓去了。他個高腿長,兩三步到了樓上。

一個房間門口,擺放了一個小櫃子,上麵放了雙毛茸茸的拖鞋。

薛正東敲門,裡麵傳來懶懶聲音:“進來吧。”

他推門而入。

聞路瑤趴在梳妝檯上,精神倦怠,頭偏向了視窗。

她隻當是女傭送甜點上樓。

女傭說樓下燉了銀耳蓮子羹,夏末吃了降暑氣。

“有冇有放冰糖?我不喜歡冰糖的,要擱蜂蜜……”

她說著,艱難轉了個臉。

正對上了薛正東的眸子。

他是單眼皮,眼睛並不顯小,隻是眸光總比平常人明亮,這樣讓他看上去很精神。

此刻,他眸子安靜,一團黑漆漆的陰影,落在聞路瑤身上。

“你、你怎麼進來的?”聞路瑤嚇一跳,繼而大怒,“出去!”

“我來解釋下,免得你誤會。”薛正東走近幾分。

聞路瑤站起身,想要後退到陽台:“你先下去。有什麼事,咱們樓下說。”

薛正東不退,反而快步上前,拉住了她的手腕。

聞路瑤:“……”

“路瑤,我的確認識李斛珠。她是我好友的女朋友,隻不過畢業後他們分手,我就冇再見過她了。

我們一起在醫院裡,也是因為好友出事住院,並冇有私交。”薛正東看著她眼睛,眸色濃鬱,“我在國外冇交過女友。”

聞路瑤:“我不關心這個!你鬆手!”

薛正東:“我想抱抱你。”

他漆黑瞳仁裡似藏了旋渦,湧起一陣陣的風暴,想要席捲她,將她碾碎徹底融入他的世界。

“你敢……”

一個力道,聞路瑤身不由己往前,跌入了男人懷抱。

男人體溫高,透過薄薄夏衫,幾乎能灼燒聞路瑤。他手臂收緊,肌肉線條隔著衣衫都能窺見,牢牢將她箍在懷裡。

第一次喜歡的女孩,用儘手段也要得到她。

想要躲避、拒絕,他不能容忍。

他已然很剋製了。他的情緒就像一口濃煙,滾燙灼熱,在肺部肆虐衝撞,吐出口卻清淡,散在空氣裡無痕跡。

聞路瑤一時失神,忘了掙紮。

回神間,她想要扇薛正東一個耳光,他卻又俯身,乾燥微熱的唇,貼上了她的。

聞路瑤:“……”

這是個色膽包天的臭流氓!

他鬆開她時,唇角微翹,笑意深達眼底。

見她愣神,他伸手擦了擦她唇上水漬。指腹略粗糙,帶著一點刺刮感,在她唇上碾過:“不要躲著我,好嗎?有事就問我,我會跟你說明白。”

聞路瑤:“我……”

男人低垂眉眼望著她。

他眼底有笑,有專注與溫柔,也有任意潑灑的強勢,還有無法遏製的**。

他盯上了她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