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629章

-

聞姨媽拎著行禮跑到雲喬家的時候,雲喬正在客廳,接待郝姨太和李斛珠。

杜雪茹等人不在家。

“……雲喬,求求你幫幫他,你想要什麼我都可以給你。”李斛珠眼睛腫腫的,聲音微微嘶啞。

雲喬看了眼郝姨太。

郝姨太:“是我介紹的,雲喬小姐。”

“我並非躲躲藏藏不能見人,介紹自然無事。隻不過,我收費很高。”雲喬道,“我需要信奉,也需要實實在在的好處。冇有好處也沒關係,光信奉也行。”

郝姨太:“我已經給李小姐說過了。”

“是,我都知道!”李斛珠說。

李斛珠一路上很震驚,直到此刻她情緒也冇平複。

她從小在蜀地長大,而後在國外多年,自負見多識廣。

她見過苗疆巫蠱,不過多半都是騙人的,真正會巫術的人很少能見到;到了國外,他們又是一種新的思潮。

“神巫”二字,李小姐其實不太敢相信。

可死馬當成活馬醫,隻要還有半分零星一點希望,李小姐都想替周木廉爭取。

周木廉那麼驕傲一個人,自負好勝,天縱奇才。他的手,靈活精巧,天生就是救死扶傷的神醫。

他回國來,一部分是因為和南京周家的仇怨,想要利用新派的醫學,徹底打垮中醫,讓華民免受中醫荼毒;另一方麵,他也想看著自己祖國的醫學能繁榮昌盛。

治療席七爺是他的私心,發展華夏醫科是他的大義。

他明明可以過最好的生活。

他在紐約受人敬重,他前途無量;他的診所蒸蒸日上,日進鬥金。

他放棄了榮耀與金錢,回到了國內。也許他的私心不光彩,但他的大義也不能被忽略。周木廉值得李斛珠拚命。

“我會供奉你的,雲喬。”李斛珠道,“今後,我做你門徒。”

“斛珠,你弄錯了,我想要的不是你的信奉。”雲喬道,“而是我救治的人,當然也可以包括你。”

李斛珠:“……”

“這個世上每天都在發生慘案,有人抱憾終身。周木廉很可憐,但若他不信奉我,我不會救他。

我外婆定下的規矩,要真正的信仰和錢財,隻有一種情況例外:生死攸關時,可以適當放寬要求。”雲喬道。

若遇到了一個人瀕死,哪怕他不求雲喬,雲喬也會出手相救。

所以雲喬救過的很多人,之前都冇談條件,皆是因為生死一線:比如說聞路瑤,也比如說席督軍、丁家少奶奶和孩子。

周木廉的情況,不屬於這種。

他是殘而非死。

他的事,雲喬完全可以不管。一個人的路被堵死了,還可以走其他路。

席蘭廷也是這樣告訴雲喬的。

周木廉醫術好,醫學精,他做不了外科醫生,可以做一名醫學教授。

“他會信奉你的!”李斛珠道,“你去見見他,可以嗎?”

雲喬看著她一直哭,有一種撕心裂肺的絕望。

李斛珠一定很喜歡周木廉。

這種情緒,觸動了雲喬,雲喬最終點點頭:“可以,我跟你去看看。若他不同意,也請你不要叫我為難。”

聞路瑤在這個時候來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