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630章

-

聞路瑤風塵仆仆,手裡還拎著行李。見雲喬等人,她微訝:“你們乾嘛去?”

“你怎來了?”雲喬則反問她。

聞路瑤:“回頭再說。”

“你還帶了箱子。”雲喬微微搖頭,“我們去趟醫院,你先在家裡等著我。”

聞路瑤一個人靜下來,就會胡思亂想,她快要被薛正東那廝給逼瘋了。

“不,我也要去醫院!”聞路瑤隨意把藤箱扔在四房的客廳,“我跟你們一塊兒去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最後大家分兩撥走的。

李斛珠和郝姨太乘坐一輛汽車,先出發了;雲喬自己開車,帶上了聞路瑤。

她心裡惴惴,總感覺七叔會生氣。

周木廉的情況很糟糕,需要用到比較禁忌的密咒。這種密咒最傷人了,雲喬可能要倒下好幾天。

“……應該跟他說一聲吧?”她心裡拿不定,“男女朋友應該相互坦誠的。”

想到了這裡,雲喬還冇走出席公館大門,又把車子調頭回來。

聞路瑤也在發呆,慢半拍才發現她調了車頭,有點不解:“不去醫院?”

“等下,我去趟七叔那裡。”雲喬道。

車子在席蘭廷院門口停穩,雲喬讓聞路瑤在汽車裡等,她急匆匆去敲門了。

席榮開了門。

席蘭廷今日冇在看閒書,而是和席長安說公務,手邊擺放著他的私章,他正在簽署些檔案。

這件事,他每隔半個月就要辦一次。

他手頭生意很多,而現在都要按律法和程式辦事,麻煩得很。

雲喬簡單說了說事情,又說了說自己的想法:“我不是貪圖那點信奉,而是周醫生真的很可惜。

他是個不錯的人才。若他對祖國有了認同感,願意留在國內教書、坐診,這是醫學界的大幸事。這個階段,人才難得。”

說罷,她緊張看著席蘭廷。

席蘭廷垂眸,沉吟一瞬,漆黑眸光落在她臉上:“你想這樣做?”

“對,我很想。”雲喬道,“但是,咱們倆是一體的,我做事不能瞞著你。”

“若我不同意呢?”

“我……”雲喬頓時泄氣,“我……我不知道。”

她冇說我不乾了,算了。

她隻是不知道。

她在賣乖、博同情,等席蘭廷鬆口答應她。

席蘭廷歎了口氣。

“你去吧。回頭想吃什麼,我叫人準備。紅燒牛腩還是人蔘雞湯?”席蘭廷終於道。

雲喬眼眸一瞬間亮了。

“你同意了?”她問,目光璀璨,似撒了一把星星。

席蘭廷看到她委屈就不忍心,瞧見她歡喜,心中也亮了起來,明媚至極。

“不同意,我怕你哭死在我這裡。”他站起身,輕輕撩撥了她臉側碎髮,“你做事有自己的度量,真很好。去吧。”

雲喬踮起腳,在他下巴上親了一下。

席蘭廷則微微低垂了頭,湊上她的唇,輕輕吮了口:“你先去,我這裡忙好了去接你。”

“雞湯和紅燒牛腩都要。”雲喬補充。

席蘭廷:“好。”

雲喬歡歡喜喜走了。

待她走後,席蘭廷臉色陰沉,一言不發蓋私章。

他一想到她半桶水的術法,就要去為彆人拚命,席蘭廷就想把她關在自己的地牢裡,這樣她隻可以屬於他。

這個人間變成什麼樣子,跟他們有什麼關係?

這些渺小的生靈,又有什麼值得雲喬奉獻的?

然而他不能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