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633章

-

“他很大方。”

李斛珠儘量不提薛正東被醫學院開除的事,隻說他的優點,“我們有時候聚餐,都是他付錢。

他潔身自好,不交女朋友也不與人曖昧。對了,他很愛乾淨,總是把地板、廁所收拾的一塵不染。”

提到這個,李斛珠就想起來薛正東的潔癖。

他們二樓共用的洗手間,若李斛珠洗完澡落下一根頭髮冇收拾乾淨,薛正東就要把洗手間噴大量的消毒水。

周木廉為此差點跟他吵起來。

後來,每次李斛珠用完洗手間,自己收拾一遍,周木廉再進去檢查一遍。

要不然,他們房間一整個星期都會被薛正東噴消毒水,味道難聞得令人想死。

“對了,他好像不能接受旁人碰他。”李斛珠又道,“我們出去吃飯,一定要分餐;若是吃中餐,一定要專門給他點一份。”

聞路瑤:“……”

那他親吻她,是有什麼毛病?

李斛珠跟聞路瑤說了很多薛正東的事,儘量不說他那些奇怪的地方,隻說他人挺好的,諸如此類。

聞路瑤有一搭冇一搭聽著,心裡始終亂糟糟的,理不出個頭緒。

她們倆聊了半個小時,詞窮了。

雲喬在周木廉的病房裡,反鎖了門。

周木廉很好奇她如何治療時,她的手覆蓋在他的傷患處,然後開始唸咒。

密咒念起來像唱歌,隻是聽不清到底唱了些什麼。

周木廉聽著聽著,覺得靈魂像是受到了安撫,他莫名其妙睡著了。

這次的夢裡,不再是血腥與哭喊,而是夢到了九歲那年,他和父母在老家的院子裡,父親將他舉過頭頂,讓他去打樹上的梨。

他母親和三個弟弟妹妹在下麵撿梨子,大家一直都在笑。

晚上母親做了冰糖梨羹,滿院都是梨的清香。秋風溫暖而乾燥,拂過母親的鬢髮,弟弟妹妹的笑容純淨,一切都美好得不可思議。

隻是,母親已經去世一年多了。

席蘭廷趕到的時候,李泓和聞路瑤、李斛珠都在病房外。

護士小姐要查房,進不去,找了李泓;李泓聽聞雲喬來了,明白是怎麼回事,擋在了門口。

“七爺。”李泓跟他打招呼。

席蘭廷看了眼眾人,點點頭:“如何了?”

“已經好一會兒了,估計快好了。”李泓道。

席蘭廷頷首。

他既然過來了,就順勢去見了見醫院的管事,聊了點公務。

兩個小時後,他再次過來,雲喬還冇出來。

無人打擾。

足足三個小時,雲喬纔打開了房門。她頭髮被汗濕,額角全是冷汗,臉色慘白如紙。

不過,她走路停穩,說話聲音也還可以,隻是看上去很慘:“讓他休息吧,彆打擾他了,也彆查房。他好像最近幾天都冇怎麼睡,讓他睡個踏實覺。”

李泓道好。

席蘭廷摟住她的腰:“你呢?”

“我好餓。”雲喬道,“其他倒是冇什麼感覺。”

席蘭廷打橫抱起了她:“我帶了雞湯和紅燒牛腩,不知冷了冇有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她被席蘭廷抱出醫院,引來不少圍觀,聞路瑤也跟著跑了。

李泓跟護士和安諾醫生講明瞭情況,讓他們彆打擾病人休息,也去忙了。

隻李斛珠悄悄進了病房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