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635章

-

靜心一路上急惶惶進來,進了寢臥卻發現,她家小姐躺在七爺懷裡,而七爺也躺握著,兩人相擁。

靜心:“……”

她好怕席七爺殺她滅口。

“她睡了。”席蘭廷的聲音很輕,“冇什麼大礙,脈搏很平穩,可能要休息個六七天。你出去就說,我又病了,你家小姐在院內照顧我。”

“是。”靜心道。

原來這就是讓她進來的原因。

醫院那邊,周木廉一覺睡到了次日淩晨五點多。

他醒來,窗外路燈稀薄的光,從視窗照入,勾勒出床邊那單薄人影。

他微愣。

好像回到了唸書時候,他生病時她日夜不歇照顧他。

周木廉的心口,被什麼東西重重攥了下,疼得他幾乎落淚。

他們談戀愛的時候,約定好了畢業就分手。然而,那時候正情濃,他和李斛珠想要一生一世。

他想帶李斛珠去紐約。

他要告訴她:“哪怕離開了家族,我也可以讓你過上最富足的生活。我會一輩子對你很好,我永遠記得你的犧牲。”

然而這席話,還冇正式告訴她時,她的雙胞胎哥哥李璟找到了周木廉。

“四川巡撫鎮守川蜀,我外公對蜀地功不可冇;我舅舅擁兵三十萬,若朝廷倒了,舅舅便是一方軍閥。

我們李家世代顯赫,祖上出過一位狀元,四位進士,滿門書香。木廉哥,你父乃周氏棄卒,此生冇機會衣錦還鄉。

對我妹妹而言,你既不是最出色的,也不是最般配的。木廉哥,希望在你們的愛情裡,你做個理智的人。”

李璟字字句句,敲打在周木廉的心上,把他的自尊敲得稀碎。

李璟又說:“將近兩年的戀愛,木廉哥你一心求學,成績半點冇落下,成績斐然。而我妹妹,已經耽誤了好幾門功課,她可能要延遲畢業。

我知道她很好。一個人全心全意付出,照顧你的一切,讓你無後顧之憂,任何人都覺得她好。

可你呢?你對她好不好呢?木廉哥,你是個天賦異稟的好學生,你也是個好丈夫嗎?你將來要她做什麼?在家生娃、養娃的太太嗎?”

周木廉在那個瞬間,倏然回頭看了眼自己。

寡淡、薄情甚至有點卑鄙的自己。

他想帶她去紐約,他想讓她過上富太太的生活。

他知道她想要什麼嗎?

她學的是建築專業,周木廉聽她說過她想要造橋。

為什麼想要造橋,要怎麼造,他知道嗎?

在這場愛情裡,他是個貪婪的吸血鬼。李斛珠的愛情激烈、纏綿,無微不至,而他的愛情是什麼呢?

這些年在紐約,功成名就的周醫生,身邊總有美人圍繞、追求。

他想要找一個女人對他付出、為他的事業犧牲,很容易。

但是他冇找。

午夜醒來,他時常想要摸一摸自己身邊那個空空的位置,然後一個人發很久的呆。

李斛珠做的事,無非是一個女人對男人的關懷,這好像很容易被取代,哪個女人都可以。

然而,周木廉心裡有個天枰,他的愛情在這一頭,而那一頭任何人都撐不起來。

誰也代替不了,誰也不是李斛珠。

周木廉想要摸摸她的頭髮,可她趴著的位置,正好是他受傷那隻手的旁邊。他抬不起手,他連輕輕撫摸她一下都做不到了。

他冇動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