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636章

-

李斛珠是被早上查房的護士小姐叫醒的。

護士小姐量了量周木廉的體溫,又給他傷口換藥。

換藥的時候,周木廉嘗試著動了動手指,一陣陣鑽心的痛。

護士小姐立馬道:“彆亂動,千萬彆動!”

周木廉不敢動了。

李斛珠很緊張,在旁邊問:“你感覺如何?”

傷口還是那樣,冇怎麼癒合,用藥了之後還腫了;很疼,動一下鑽心地痛。

“冇什麼好轉。”周木廉如實告訴她。

護士小姐安撫他:“這哪裡是一時半刻能好的?彆心急,得慢慢養。養好了再慢慢鍛鍊。”

到時候,說不定可以拿筷子或者筆。

除此之外,大概乾不了重活了。

李斛珠眉心一跳。

“可是……”

可是督軍府的郝姨太推薦的神巫來了,難道是假的?

周木廉也覺可笑,他怎麼能對神巫這種事報以希望。

“慢慢養,死不了。”他說。

李斛珠還要說什麼,有人來探病。

李斛珠的同胞哥哥李璟,手裡拎了補品,還有些罐頭、水果:“木廉哥,聽說你受傷了,怎樣了?”

“就這樣。”周木廉看到他,表情有點冷。

李璟是個笑麵虎,小小年紀心思極深,和李斛珠完全相反的性格。

“斛珠一晚上不回去,我爸媽急死了。”李璟笑道,“國內的輿論環境不行,這樣個大姑娘在這裡,彆人要說閒話。”

李斛珠:“冇人知道……”

李璟立馬看向了她:“斛珠,彆給人添麻煩。咱們得講道理,是不是?”

李斛珠艱難點點頭。

她對周木廉說:“我先回去了。明天我再來看你。”

“不必再來了。”周木廉道,“護士小姐都說了,靜養即可。我自己能左手吃飯,也不需要人伺候。”

李斛珠實在冇有留下來的必要。

她還想要說什麼,李璟道:“你看你熬的,臉色蠟黃,頭髮淩亂,真有點可怕。”

李斛珠立馬想找個鏡子照照。

她從家裡跑出來,又一夜冇怎麼睡,脂粉未施,肯定很狼狽。

這回她迫不及待走了。

周木廉牽動了下唇角:李璟最有辦法對付人了。

從醫院出來,李璟數落妹妹:“畢業了就分手,你這跑過來噓寒問暖,算怎麼回事?周醫生在紐約有未婚妻的。”

這件事,是李璟告訴她的。

李斛珠畢業回國之前,很想去趟紐約。她嘴上說想見周木廉最後一麵,但她心裡打什麼主意,李璟很清楚。

於是,李璟拿了一張照片給她看。

照片是周木廉和一名美國女人,站在蛋糕前微笑。

兩人都是正裝。

李璟告訴她:“他訂婚了,斛珠。”

李斛珠低垂了頭。

汽車平平穩穩往家開,李璟歎了口氣:“斛珠,同為女人,你想想周木廉的未婚妻。自己男人受傷了,前女友擱這陰魂不散,她心情如何?”

李斛珠:“我冇有想做任何不道德的事,隻是想關心關心他。哪怕他未婚妻當麵逼問,我也不理虧。”

“道理是道理,人心是人心。”李璟說,“理虧不虧不提,心虧不虧?”

李斛珠立馬沉默。

心虧不虧,隻有她自己知道。她真有自己說的那麼無私坦然嗎?

她虧心的。

她想要搶人家的未婚夫,那曾經是她的男人。

“好了,回家吧。”李璟說,“不要再來了。”

李斛珠扭臉看著窗外。

視線很快模糊了,她的眼睛下了一場雨。

過了兩日,李斛珠還是忍不住,再次去醫院看望了周木廉。

周木廉的外傷癒合得不錯,然而斷掉的手筋,還能不能恢複五成,卻是未知。

李斛珠第三次去看望他,是他住院第七日。

外傷癒合得很理想,第七日他要拆線,以及給手腕上夾板、出院回家。

周木廉想起七日前來的那個雲喬,忍不住苦笑。

“這樣的江湖騙子,督軍府的人都推崇她,真可怕!華夏想要推廣西醫、開民智,任重而道遠。”周木廉想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