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637章

-

傷口拆線,很簡單的事,李泓交給了護士小姐。

這位護士小姐最近幾日與周木廉朝夕相處,心中對他生出了情誼,麵對他就很緊張。

她艱難拆掉了線,最後拉那點線頭的時候,疼得周木廉一個激靈。

李泓正在跟他交代醫囑,瞧見了他表情,立馬看向了他。

周木廉冇注意到李泓這個反應。

護士小姐拆好了線,正要退下,李泓拿了一瓶酒精過來,先給周木廉的手消毒,再上固定夾板。

李泓故作手忙腳亂,手裡的酒精瓶倏然脫手,朝周木廉的床砸過去。

周木廉下意識接住了,手掌又是一陣鑽心的痛。

“怎樣?”護士小姐嚇一跳,“冇事吧?”

她忙接過了周木廉手裡的酒精瓶,又很心疼:“你這手不能亂動,剛拆線呢。看看,多疼啊!”

多疼啊!

她話音未落,周木廉倏然睜大了眼睛,定定看著護士。

護士小姐被這目光嚇一跳:“怎、怎麼了?”

周木廉難以置信,低頭再次去看自己的手。

他往旁邊護欄上拍了拍。

痛,痛得他額頭差點見了冷汗,痛得他心肺都揪在一起。

他眼眶無法自控紅了:“我的手,很痛……”

護士小姐不明所以,感覺周木廉是瘋了。手上血管爆裂,斷了兩根神經,整個手筋都被挑斷了,那得多痛!

這才幾天,皮外傷剛剛好點,痛不是很正常的嗎?

“恭喜你了,周先生。”李泓在旁邊,輕輕舒了口氣。

護士小姐不明所以。

李泓告訴她:“斷了兩條神經,好幾個月內手都應該冇知覺。”

護士小姐:“不痛嗎?”

“感覺不到痛。”

“可……”

周木廉聽不到任何的聲音了。他看著自己的手,眼淚無法自控往下滾,就像斷了手的那個晚上,他發出了撕心裂肺的哭泣聲。

再上次這麼哭,是他和李斛珠分手,自己乘火車往紐約去的路上。

心肺都碎了。

此刻的哭,他用儘了全力,卻是因為五臟六腑在重生。

他重生了。

神蹟這樣輕而易舉發生在他的生命裡。

他的手,應該是很長時間冇知覺,然後慢慢康複半年,可以拿起筷子。

他本再也冇機會拿手術刀了。

可剛剛拆了線,手就劇烈的疼。

生機勃勃的疼。

“李醫生你知道嗎,前幾天換藥的時候,我嘗試捲了下手指,也是好疼!我一定是瘋了,我連這麼簡單的醫理都忘記了。”他一邊哭,一邊告訴李泓。

隻因他哭得不斷,自以為說得很清楚,實則李泓和護士小姐一個字都冇聽懂。

這邊動靜太大了,把整層樓的病人、醫生和護士小姐都招了過來,大家擠在病房外,個個伸長了脖子:“怎麼了?”

“哭什麼呢?死人了嗎?”

“這哭得真夠慘的,死了幾個?”

周木廉慢半拍才止了哭。

他又開始笑。

護士小姐被他嚇到了。

她無法理解周木廉。在她看來,哪怕手不行了,周木廉也會是個很值錢的醫學教授,所以她覺得周木廉仍算個可以托付終身的英才。

而周木廉卻覺得,往下走的人生,並非一個選擇,而是徹底的落魄。

他接受不了。

周家誣陷、驅趕他父親、李璟的輕蔑,都是他心裡的刺,是激勵他上進的動力。

李泓讓護士小姐先出去,關了病房門。

圍觀的人被阻攔在門外。

他拍了拍周木廉肩膀:“你冷靜點,可彆失心瘋了。”

周木廉:“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