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639章

-

雲喬接到電話時,剛剛從七叔的院子回來。

周木廉邀請她出去吃飯,想要當麵感謝她。

“你好好休息吧,傷筋動骨也要多養養。而且快開學了,很多事要忙。”雲喬說,“等你徹底好了,咱們再吃飯不遲。”

周木廉隻得答應。

李斛珠也打電話感謝她。

雲喬同樣說,不必往心裡去。

掛了電話,雲喬上樓,發現自己房間已經變了樣子。

聞路瑤在她這裡住了好些時候,換掉了她的窗簾,大衣櫃、沙發甚至床與床單被罩。

她目瞪口呆:“東西呢?”

“誰知道?你媽搬到庫房去了吧。”聞路瑤道。

雲喬:“……”

聞路瑤則告訴她:“要不是怕麻煩,我連地磚都想要換了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雖然聞路瑤自作主張,但雲喬環顧一圈,發現審美不錯,整個房間溫馨舒服了很多。

即將入秋了,窗簾換上了楓紅色,有種彆樣的暖意。

除此之外,沙發、床、桌椅與床單被罩,都是淺白色,潔淨清爽。

雲喬冇想過在席家久留,這房間是杜雪茹或者傭人佈置,她也冇想過要改改。

她很小就跟著外婆或家裡管事出門行走,有時候住飯店,有時候住朋友家,湊合成了習慣。

“真不錯。”雲喬讚美。

聞路瑤:“我一直都說你住狗窩,你還不服氣!對比一下,你得承認之前住的是狗窩了吧?”

雲喬心服口服了:“我之前住的是狗窩。”

聞路瑤大笑起來。

雲喬看著她,微微眯了眯眼睛:“你賴在我這裡好久了,七八天了。你躲誰呢?”

聞路瑤得意洋洋的臉,立馬垮了。

她往床上一癱:“雲喬,我心裡苦啊!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不想聽聞姨媽扯淡,現在跑還來得及嗎?

最後,她們倆一個平躺在床上,一個臥趴著,說起了薛正東。

聞路瑤既怪那貨色迷心竅,又怪她爸爸不中用;傭人們全是吃閒飯的。

“……有種人很變態,他可以對你很好;一旦你變心了,他就要殺你全家。薛正東就是這種人,我看得出來。真可怕。”聞路瑤道。

雲喬:“我不瞭解他,不評價。”

聞路瑤:“你說,我去趟北平,跟他家裡人,以及馮家的人告狀,能不能讓那貨滾回北平去?”

雲喬想了想:“可以吧。”

聞路瑤深深歎了口氣。

她問雲喬:“我怎麼多災多難的啊?雲喬,這是報應嗎?”

雲喬笑出聲。

她不能體會聞姨媽的痛苦,還在旁邊笑,聞姨媽氣得撓她的癢,雲喬差點從床上滾下去。

聞路瑤又一骨碌爬起來:“在家憋瘋了,出去吃飯。你和席老七不出門,我一個人也不敢出去,好害怕呀。”

“我的天,你不要在我麵前矯揉造作,真的很嚇人。”雲喬道。

聞姨媽說“好害怕”三個字的時候,語氣嗲嗲的,雲喬無法自控起了一身雞皮疙瘩。

聞路瑤:“……”

雲喬和席蘭廷在院子裡纏綿了好幾日,她其實第三天就恢複得差不多了,隻是捨不得離開七叔。

在家關久了,是有點沉悶,雲喬也很想出去逛逛了。

“我問問七叔,你先收拾收拾。”雲喬爬了起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