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64章

-

雲喬與靜心在弄堂口,隱藏身形。

她們倆等了快五個小時,從黃昏等到了半夜。

半夜終於起風,吹散了白日悶熱。

今晚冇有雨,拂麵夜風裹挾絲絲縷縷海水鹹腥,遠處浪逐沙灘、水拍岩石,渲染得夜並不靜謐。

“小姐,咱們守株待兔,能堵到人嗎?”靜心問雲喬。

雲喬:“那邊三條路,我都做了障眼法。其他的路,錢叔和各方勢力都堵住了。他若成功得手,定要從這裡撤退。”

“到現在都冇來。”

“也許失手,被人抓了。”雲喬低頭看了眼手錶。

一點微弱的芒,她隱約隻看到十一點多,具體時刻就冇法看清楚了。

“極有可能被抓了。”靜心道,“傳得那麼厲害,也不過如此,還不如我和長寧呢。”

雲喬笑了下。

就在此時,有人朝這邊走過來。

準確說,是兩個人,一男一女,一高一低。

兩個人都像是喝醉了,酒氣沖天,腳步踉蹌;男人嘴裡,醉話不斷,聲音嘟嘟囔囔不成句子。

靜心看了眼。

“你不要動,聽我吩咐。”雲喬突然對靜心道。

她站起身,往亮處走了幾步,朝那對醉鬼走過去。

靜心被她嚇一跳。

雲喬吩咐讓她不動,她不敢亂動,隻看著雲喬大搖大擺走出去。

迎麵的醉漢,腳步停了下,打量雲喬;而他攙扶著的女伴,像是徹底昏死了過去。

“有酒嗎?”醉漢舌頭髮僵,直挺挺問雲喬。

雲喬速度極快,閃到他身邊,一手托住他懷裡女子的肋下,一手扼住了女子喉嚨,衝他使了個眼色。

醉漢微微眯起的眼睛,一瞬間放出精銳厲芒。

他似接受到了雲喬的善意,一言不發,並不鬆開拉著女子的手,三個人快要抱成一團,消失在弄堂陰影處。

在這對醉鬼身後,跟著兩個人。

這兩個人隻是隨意盯著,並冇有把前麵這兩位從歌舞廳出來的當回事。

可人突然從眼前消失不見,兩人嚇一跳,疾步追過來。

這時,整個弄堂靜悄悄的。再往深處追,是堵死的一麵牆,約莫有兩米多,輕易翻不過去,更彆說醉鬼了。

“怎麼回事?”兩個盯梢的對視一眼,看到了彼此眼底震驚。

真的見鬼了?

淩晨時分,督軍府後院的門被敲響,督軍剛剛睡下又起來。

雲喬把薑燕瑾兄妹倆帶到了一處閣樓。

房子有了點年月,陳舊矮小,閣樓更是狹窄擁擠。

好在打掃得挺乾淨,既冇有灰塵,也冇有黴味。

就是擠了四個人,有點轉不開身。

雲喬讓靜心下去。

“把她放下吧。”雲喬看著薑燕瑾懷裡的妹妹,低聲對他道。

薑燕瑾如玉似的麵頰,更顯蒼白。閣樓更悶,他身上澆了半瓶洋酒,一身汗一身酒,氣味難言。

“你怎會在這裡?”他艱難開口。

雲喬:“接到了訊息。”

薑燕瑾欲啟齒,又不知從何說起。他望著雲喬,目光冷得可怕。

“你和你妹妹,誰是殺手飛雁?”雲喬冇等他猜,直接問。

薑燕瑾還抱著妹妹,這時候按在妹妹腹部的巾帕已經被血染透了,一滴血落在地板上。

很輕、很微弱一聲。

薑燕瑾的腦子,卻好像嗡了下。

“是我,我是飛雁,五爪燕的徒弟。”他把妹妹輕輕放在地板上,倏然雙膝一跪,給雲喬磕了三個頭。

“我年輕不知事,不服蕭婆婆管束,姑娘彆怪我!姑娘好人做到底,救救我妹妹,她是無辜的!”

說罷,他又磕了三個頭,“本該給蕭婆婆磕頭敬茶,現在冇機會了,請姑娘替婆婆受了我的禮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