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644章

-

雲喬摘了好幾枝頂端的桂花,片刻又一溜煙爬下來。

她把花枝給了席蘭廷,又掏出口袋裡的鳥蛋給他瞧。

“給你。”她獻寶似的。

席蘭廷手裡接了三枝桂花,兩隻鳥蛋,無語良久:得到的東西不少,但實在不能說他得了什麼便宜。

媳婦兒蠢蠢萌萌的,真是好廢男人的耐心。

席老七用儘了他所有的剋製力,冇吐槽雲喬,隻是在內心嘀咕幾句,過過癮:“連鳥兒的東西都偷,山間猴子瞧見了,少不得叫你一聲‘大王’。”

“好香。”雲喬就著他的手嗅了嗅桂花,然後拍了拍衣衫,把上衣蹭出來的褶皺抹平,“我是不是很能乾?

我要是個男孩子就好了。我要是男孩子,全村的姑娘肯定都喜歡我,我們族裡,冇有比我更會爬樹的男孩子了。”

席蘭廷忍不了了:“很有誌氣,你要是生活在城裡,肯定全城的姑娘都喜歡你!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受了這麼一句,她終於老實了。

田埂處有個稻草捆,席蘭廷拿了過來,鋪開和雲喬兩人坐在上麵。

坐著坐著,雲喬不老實往他懷裡躺。

席蘭廷心中高興,嘴上嫌棄,將她摟在懷裡。

有老農趕著水牛,從遠處路過。待他走遠了,席蘭廷略微俯身,輕輕吻了下雲喬的額頭。

雲喬微微闔眼,感受到了無比的幸福。

她突然又道:“七叔,風小了很多。天公作美,今天真是好日子。”

席蘭廷:“和我在一起,每天都是好日子。將來不管遇到了什麼事,你都不要後悔。”

雲喬滿心甜迷。

微風過樹梢,虯枝翠葉簌簌,她的心也在輕輕飛揚,比丹桂的花更香。

“我不會後悔!”

她爬了起來,摟住了席蘭廷脖子,主動送上香吻。

席蘭廷含住她的唇,口中喃喃:“喬兒,卿卿!”

雲喬聽到他叫自己“卿卿”,心中酥軟成了一團,比他叫“心肝兒”更令人酥麻,正中她的心臟。

她往席蘭廷身上壓,近乎貪婪侵占他呼吸,想要汲取更多。

席蘭廷被她壓得略微往後仰,情濃時,很想翻身壓住她。

一聲清脆“哢擦”。

雲喬的手,按住了席蘭廷的衣裳口袋,把放在他口袋裡的兩隻喜鵲鳥蛋給壓碎了,隔著衣衫都沾了一手蛋液。

她隨意擦了擦,略微欠身告訴席蘭廷:“七叔,蛋碎了。”

席蘭廷:“……”

席七爺聽到“蛋碎了”三個字,莫名感覺哪裡一痛。他忍無可忍,在她唇上重重咬了一口,留下個深深牙印。

冇事掏鳥蛋,這麼頑皮,真是氣死他了!

“唉呀!”雲喬捂住嘴,“以後不給你親了。”

席蘭廷深吸幾口氣。

他是把鳥蛋放在褲子口袋的,現在又不能脫了褲子,隻得用手帕將碎殼與蛋液一點點掏出來。

弄得他滿手腥。

雲喬還嗅了嗅,非常認真告訴他:“不難聞。”

她想到了什麼,湊在席蘭廷耳邊,低聲告訴他,“七叔,你也是這個味道。”

席蘭廷:“……我今天不揍你一頓,我難出這口氣!”

雲喬爬起來就跑了。

她一邊跑一邊笑,整個田埂上都是她的笑聲,清脆悅耳,生動活潑。

席蘭廷不氣了,唇角微微上翹,就連無法忍受的蛋腥味,也被他忽略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