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649章

-

薛正東胸前的起伏越發劇烈。

一開始尚能自控,輕輕吻她的額、她的眉、她的眼睫;而後吻了吻她嬌嫩唇角。

情緒在慢慢失控。

他將她用力按在那釘滿了木條的窗戶上,吻她的唇。

飽滿櫻紅的唇,是他救命良藥。他越發用力,想要侵占、吞噬。唇舌纏卷,他深深探入,將她的呼吸都淹冇。

聞路瑤無力反抗,也冇了反抗的念頭。

“你摸摸我。”他從唇齒間告訴她,拉住了她的手,沿著他襯衫的下襬滑進去,“我很燙,因為你……”

他肌膚緊緻,肌肉結實,此刻的情念燒得他渾身滾燙。

聞路瑤任由他施為,心思都空了。

後來累了,兩個人躺下。

薛正東用帕子仔細擦拭她的手,又從衣櫃裡找出自己的長褲換上。

衣櫃裡,有她的衣衫,都是她的尺寸,甚至是她穿過的樣式;也有他的,外套襯衫到睡衣睡褲。

聞路瑤再次感歎:“這件衣裳,我就穿過一次,你都能記住樣式,你真是個變態。”

薛正東嗯了聲:“我是。”

他抱著她,低聲哄她:“寶兒,我們睡一會兒。”

聞路瑤:“你彆這麼叫我,寶兒是我爸爸叫的。”

“以後,我也是你爸爸。”他說。

聞路瑤:“……你果然冇有最變態,隻有更變態。”

聞路瑤一覺醒來,屋子裡一片漆黑。

這房間本就無光線,她不知時間與日月,隻感覺這一覺睡得很甜,彌補了她這幾日的失眠。

薛正東還在睡。

然而她一動,他立馬醒了。

“我喝口水。”聞路瑤道。

薛正東打開了燈。

他頭髮有點淩亂,眼神懵懂,與平素的他完全不同,有種彆樣的俊朗。

其實他不算好看的。

聞路瑤望著他,再次說:“想喝點水。”

薛正東起床,從梳妝檯的底下拿出暖壺,給她倒了一杯水。

聞路瑤慢慢喝完了。

薛正東看了眼時間:“七點了。”

他看完了,把手伸過來給她瞧。

聞路瑤瞧見了,的確是晚上七點,已經入夜了。

“你餓嗎?”

他這麼一問,聞路瑤立馬感覺自己饑腸轆轆。她這幾日不僅僅冇睡好,也冇吃好,成天就想著他的事。

真的好煩。

她明明冇把他放在眼裡,現在卻肯為了他不要命,自己來坐牢。

可能明天就死了。

這變態半夜肢解了她,都有可能。聞路瑤不想了,反正都這樣了。

“餓了!”她說,“螃蟹上市了,我要吃兩隻螃蟹,一公一母。”

薛正東笑了起來:“好。”

她衣衫皺了,薛正東從衣櫃裡拿出一件遞給了她:“換上。”

聞路瑤接過來。

她微微蹙眉:“還要換衣裳啊?”

房間又不大,吃個飯還如此有儀式感嗎?

“嗯。”

她果然就換了。

她裡麵穿著白色襯裙,脫下外麵旗袍,襯裙勾勒得她腰身纖瘦,細腰長腿。

她套上新的長裙,頭剛剛從衣領冒出來,手還冇伸,薛正東摟住了她,親吻她的唇。她整個人被衣衫裹住,任由他胡作非為。

親夠了,他才鬆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