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65章

-

外麵氣溫略降,也清爽不少,可小小閣樓仍像個蒸籠。

薑燕瑾的妹妹躺著,脈搏逐漸微弱。

妹妹失血過多。

薑燕瑾計劃好了一切,混進賭場,去殺了軍政府的一位旅座。

買他命的,是南邊的革命黨,因為那旅長屠殺過他們的一支隊伍,有十三人死在那旅長手裡。

薑燕瑾的師父五爪燕,曾刺殺過跟洋人合夥出賣鐵路的朝廷高官;也殺過稱霸一方的軍閥;還刺殺過日本人。

師父臨終有言:“唯有革命是出路。報國,護革命成功。你暗處是刀,明處是華夏頂天立地的男兒,脊梁骨要比刀更硬。”

他從小在日本唸書,學救國策。

他絕望過,痛苦迷茫中受到了日本人的蠱惑,以為和他們合作纔可以救國救民。

他師父殺了那日本人,本也要殺他。

可他隻是個十幾歲的孩子,父親乃一方高官,他誌向遠大,滿腔鬱鬱不得誌。

他恨父親的貪婪、昏聵,恨家族給滿目瘡痍的華夏雪上加霜,居然做複辟美夢。

他也恨自己軟弱無能。

他幼時身體不好,從小也習武,僅僅是鍛體煉魄。

“你這樣的年輕人,眼睛裡有光。”師父這樣說。

一年多的訓練,他靠著從小煉體打下的結實基礎,成為另一把刀。

可師父結仇太多了。

師父是被人害死的。

臨終時,師父讓他回家。

“你太年輕了,不適合接我的班。你回家去,等你到了三十歲,再去找蕭婆婆。”師父如此道。

師父去了。

可蕭婆婆冇有等到他長到三十歲,也去世了。

外人以為他背叛師門,各有猜測。

身為雁門的傳人,他早該露麵,該去給蕭婆婆上柱香。

他冇有。

他在絕望裡找到了新的路。這些年他見識過很多,他也瞭解很多。

他知道除了熱血,還有另一樣東西可以實現他的理想抱負,那就是錢。

他回家了。

他不再忤逆父親,不再頂撞叔伯,他規規矩矩做薑家少爺。他暗地裡與商會勾結,利用他家族的聲望,賺得盆滿缽滿。

他的錢,全部流向了南邊。

南邊的革命人士又興旺了起來,冇人知道資助是哪裡來的。

他藏得很好。

他到席家,第一件事就是打聽到了蕭婆婆的外孫女雲喬。他隻需要看著她,就能知曉道上對他的看法。

可他接了這單任務。

他冇想到,連雁門和漕幫的人都在逼迫他現身,故而他撤退的困難比他想象中更多。

若不是妹妹衝出來,擋那一槍,他現在肯定被警備廳的人抓了去。

“……她傷得很重,要送去醫院。”雲喬對薑燕瑾道,“你應該給家裡發電報。你求我,知道我的規矩吧。不劃算,你妹妹並非死症。”

“不,不能去醫院!”薑燕瑾懇求道,“現在警備廳肯定在排查各處醫院和小藥鋪。這樣的槍傷,我一旦露麵,軍政府不會容許我發電報。”

刺殺軍政府高官,督軍會弄死他。

“求你,救救我妹妹,我會照規矩辦事。從此,我就是你的門徒,這條命都是你的,任憑驅使。”薑燕瑾情真意切,“我知道蕭婆婆可以活死人、肉白骨,求求你!我要叫你婆婆嗎?”

雲喬聽到這裡,淡淡笑了笑:“叫姑姑。”

“姑姑,救救我妹妹!”薑燕瑾認認真真再次磕頭,“求你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