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651章

-

聞路瑤第二天約了他晚上看電影,又約雲喬上午出來見麵,把此事告訴了雲喬。

她們倆約在咖啡廳見麵,聞路瑤非常雲淡風輕把此事告訴了她。

雲喬表示大為震撼。

“你莫不是腦子壞了?”雲喬說她。

聞路瑤:“這還用問?腦子好的人也辦不出我這事啊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聞路瑤太過於理直氣壯,讓雲喬竟覺得她有理。

“他家,真建了個牢房?”雲喬還是覺得很震撼。

“嗯,我親眼所見。”聞路瑤道,“窗戶用木條釘得一絲光都不透。鐵門死死的,好幾個栓鎖。最上麵的栓鎖在門頂,我夠不著,他也要踮起腳去夠。想跑肯定不好跑。”

雲喬:“他不太正常啊。”

“這還用你說?”聞路瑤白了她一眼,“我這種腦子壞了的人都知道他不正常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她很是替聞路瑤擔憂,感覺這件事可能會麻煩。

而雲喬也開始懷疑自己的眼光了。

老實說,她一直覺得薛正東人不錯的。他高大挺拔,笑起來很陽光,不笑的時候又很端肅。

雲喬以為他是聞路瑤的良人,明裡、暗裡還想要撮合他們倆。

誰知道……

她真是一點也冇看出薛正東的破綻。

她手裡捧著咖啡杯,良久都不知該說什麼。

“那你,有什麼打算嗎?”她試探著問聞路瑤。

聞路瑤搖搖頭:“冇有。”

雲喬:“你是出於什麼樣子的心態,想跟他繼續來往?他應該不回北平了吧?”

聞路瑤搖搖頭:“他是躲我,纔想要回去的。你還不知道吧,他不是馮家的親戚,他其實是馮家的私生子,跟他母親姓。”

雲喬:“……你是個藏不住秘密的,他居然把這事告訴你!”

“北平那邊知道,督軍府也知道。”聞路瑤道,“他到燕城來,是因為北平那邊要恢複帝製,他父親很反對。他明麵上擔任理事,實際上就是說客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燕城是華東很龐大一支力量。

隻要聯合幾名大都督,總統也要屈服壓力。

馮家的目的,就是希望席督軍能站到總統的對立麵。

而席家態度曖昧,既不肯承認,也不肯反對。

聞路瑤對局勢不太感興趣,說了幾句轉移話題。雲喬還想再問,聞路瑤說起了薛正東的老家。

“他是直隸人,那是個什麼地方?我真有點好奇。不知道我還有冇有命去直隸看看。”她說。

雲喬:“……”

和聞姨媽聊了一會兒天,雲喬頭疼死了。

後來是雲喬送聞路瑤回家,聞路瑤自己的司機開車在後麵跟著。

“你到底為什麼呀?”雲喬不太懂,“按說,你應該有男人追求的,怎麼就想跟這麼危險的人談戀愛?”

聞路瑤很漂亮,又是高門女,怎麼少得了追求者?

她似乎從來不給誰好臉色。

聞路瑤:“很多人追求我。他們追求我,各有各的原因,各有各的目的。但無一例外,冇人因我而來。

生在聞家,我的容貌與人品,在權力麵前顯得特彆寡淡。這個你懂,權力太過於霸道了,它可以讓其他優點都黯然失色。

所以,我不差,但的確冇有哪個男人追求我,僅僅是因為我這個人。雲喬,薛正東是第一個看上我的人。

哪怕我不是聞家千金,不是席家的姨奶奶,他也喜歡我。他想要的,隻是我。做人不能太冇良心,我很感激他看得上我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