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656章

-

周木廉聽了,先是很驚訝,跟雲喬反應差不多。

而後明白過來,倒也冇有大驚小怪。他語氣儘可能鎮定,告訴雲喬:“我覺得查理斯不會傷害你朋友。”

“為何?”

“查理斯是個感情上很敏感的人。我們一起住了幾年,有次過年,我母親請他回家吃餃子,聊起了南京的桂花糖芋苗。

這東西在美國幾乎吃不到,後來查理斯隻要去一家中餐廳,就要問人家做不做金陵菜。

一年後他找到了一位廚師,雖然飯店不做金陵菜,但廚師會。他特意開車三個小時,請我們全家去吃。

查理斯內心多情而溫柔。一點善意,他都會記在心裡。這樣的人,你可以說他過分執拗,比如說他對乾淨的偏執喪心病狂,但他不會傷人。

這也是為何,跟他住那麼緊張,我和斛珠卻不討厭他,還是一直跟他同租公寓。”周木廉說。

雲喬聽了,既鬆了口氣,同時又感覺事情很棘手。

“你需要我勸勸他嗎?”周木廉問,“他應該是很愛那女孩兒,纔會做那樣的事。查理斯佔有慾特彆強烈。

他的感情激烈,他付出多少,就想要多少回報;他得到了多少,也會給予相同的。他太過於黑白分明,不能中通,所以我們正常人看他,覺得他很可怕。”

雲喬聽了,心又放下了許多。

“你這麼說,的確安慰到了我。”雲喬道,“我可以理解是,隻要我朋友冇有想要害他的念頭,他不會主動起殺心。”

“對,可以。”

“但是很麻煩的事,一旦我朋友想要離開他,或者分手,他也可能會做出極端之事。對嗎?”雲喬又問。

周木廉微微蹙眉。

他很想替薛正東辯解,但事實上,的確如此。

薛正東被教授開除,想方設法把教授搞下來,犧牲一位無辜的女同學。

在他的世界裡,的確是非黑即白,隻要目的。

“他……他可能會。”周木廉歎了口氣,“他家裡很有錢,在國外花銷很大方,不少女同學傾慕他,他從來不談戀愛。

我知道他是潔癖,不願意跟女孩子接觸,但其他人不知道。同學們私下裡說他可能不太行。

潔癖是他的病症。而他居然能與人擁抱、親吻,我覺得這是很濃烈的感情,可以讓他克服自己的潔癖。

這種太濃的感情,一旦遭受挫敗,他會怎樣,我不知道。依照我對他的瞭解,的確結局可能是他會與她同歸於儘。”周木廉說。

雲喬又歎了口氣。

她和周木廉沉默著走向了教學樓,兩個人都冇有再說話了。

雲喬覺得,已經開始了,聞路瑤根本退不出來。

唯一的希望是,她真的愛他,而且覺得他適合,兩個人能有個好結果。

總之,令人揪心。

很快,雲喬迎來了她上學之後的第一個週末。

她隻想和席蘭廷在家裡度過,但週五放學時候,聞路瑤去學校門口堵她,要跟她一起住;薑燕羽也在家裡等著,跟她約週末的遊玩。

然而,四房出了一件事,讓所有的計劃都落空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