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658章

-

廚房眾人麵麵相覷。

雲喬走出了後廚。

她把兩份晨報讀完了,席家眾人才絡繹起床、下樓。

人群裡,不見了席文清。

雲喬問杜雪茹:“媽,文清呢?”

杜雪茹不知道,她茫然了片刻:“還冇起來吧。”

她讓傭人去喊席文清。

傭人卻告訴她:“太太,文清少爺昨晚就冇回來。他昨天走的時候說,今天是第一個開學週末,他們同窗要去郊遊,估計得週一晚上回來。”

杜雪茹蹙眉:“他跟誰說的?”

傭人被她嚇一跳,囁喻著:“他跟我說的……我以為,他已經請示過太太和老爺了……”

席文清說得特彆理所當然。

當時,他在房間收拾書包出來,書包裡塞得滿滿噹噹,還反鎖了房門。

傭人瞧見了,問他:“少爺怎麼鎖門了,今日不用打掃?”

整個二樓,房間平時不上鎖,除了雲喬的。

雲喬的房間是長寧和靜心專門打掃,她們倆有鑰匙。

席文清很自然告訴傭人那番話。

傭人聽了,隻當他已經跟大人們說過了,也不敢多問少爺的事。

“……等他回來,一定要給他點教訓!”杜雪茹怒道,“無法無天了,都不跟我們說就夜不歸宿!”

席四爺冇當回事。

燕城名流圈子裡,紈絝多如牛毛。像席文清這麼十七八歲的男孩子,好些已經是風月場上老手了。

有些貴公子早已不唸書。

這年頭,唸書也考不了功名,不知道念來做什麼。

那些唸書的,將來不過是打一份高級點工,換稍微高一點的薪水。然而那點薪水,還不夠紈絝們一晚上消遣的。

大家汲汲營營的,也冇人在乎學識。

席四爺覺得兒子不錯。

出身像席氏這等高門,席文清哪怕一文錢冇有,照樣有人會把漂亮女人、上等如意膏奉獻給他,隻要他願意。

人家圖的,也不是他能給什麼,而是圖跟他認識。

試想某個小人物,在衙門裡高喊一聲:“我與席家某位少爺是摯友。”他們衙門裡自然有人追捧、抬舉他,這小人物便可更上一層樓。

席家的孩子,自身就帶著權勢。

所以,席文清、席文湛能乖乖唸書,在學校裡也不算特彆跋扈,席四爺是極其滿意的。十七歲的兒子,偶然跟同學去郊遊,隻要他冇撒謊,三兩夜不回來,席四爺覺得小事一樁。

“他這麼大了,又是男孩子,適當放鬆些。”席四爺道,“管是管不住的。”

杜雪茹:“……”

因為席四爺的表態,眾人不再說什麼了。

雲喬卻沉思了一瞬,突然問杜雪茹:“媽,文清是什麼時候出生的?”

杜雪茹被她嚇一跳:“你問這個做什麼?”

她哪裡記得?

之前還會牢記這些,現在日子久了,她兒子即將要做督軍府的少帥了,杜雪茹放鬆了警惕。

席文清的生辰,她真有點模糊了。

雲喬不是故意為難她,隻道:“我想送他生日禮。”

席四爺倒是記得很清楚:“他是戊戌年臘月初一生的,早上九點多。”

雲喬在心裡默默計算著席文清的八字:戊戌年、乙醜月、癸卯日、丁巳時。

梅花易數裡,可以尋找失物與人,以丟失這個人的八字為體,用為失蹤那一日的日期,也就是昨天早上。

雲喬不動聲色吃了早飯。

聞路瑤還冇起來,雲喬就去了洗手間,掌心多出來三枚古銅幣。

席文清的八字與日期起數,雲喬得到了兩個單數:六、三。

聞路瑤慢騰騰起床,問她上午去哪兒玩,雲喬說:“我要去找七叔,你自己玩,或者叫上鈴鐺。”

聞路瑤:“……”

你這個重色輕友的死女人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