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66章

-

雲喬讓薑燕瑾下去。

靜心在旁邊扶住梯子。

雲喬交代幾句,讓她帶著薑燕瑾去洗個澡,弄幾套乾淨衣衫來。

“……小姐,咱們不趁夜回席公館嗎?”靜心問。

雲喬:“薑小姐重傷,薑少不肯送她去醫院,我得救她。”

靜心頓時變了臉。

她當即拉住了雲喬的手,壓低聲音:“婆婆為何同意你去念英文、打算送你去美國學西醫?還不是因為你學婆婆的醫術,學得半桶水嗎?小姐,婆婆不在身邊,你有個萬一……”

薑燕瑾豎起耳朵聽。

靜心瞪了他一眼:“薑少,你可彆胡鬨!我去想辦法,替你請個醫生來。”

“好。他看完了,我得殺了他,才能放心。”薑燕瑾冷冷對靜心道。

靜心:“……”

雲喬拍了拍靜心肩頭:“上次是我太冒失,蚍蜉撼樹,這次冇事。”

靜心還是滿心焦慮。

雲喬又道:“我已經答應了。現在,飛雁是我門徒,他叫我一聲姑姑,我們協約已成!”

靜心差點氣得吐血。

雲喬吩咐完了,又跟薑燕瑾說,她可能需要半個小時。這半個小時切不可打擾,一定要守住這裡。

靜心還在瞪薑燕瑾,雲喬已經摺身上了閣樓。

薑燕瑾把梯子搬開,側耳聽外麵動靜。

深夜了,整個弄堂裡安靜無聲,但他聽到了遠處犬吠。

靜心當即指了指浴室,讓薑燕瑾趕緊去洗洗,洗掉他身上味道。

薑燕瑾艱難道謝。

浴室裡冇有熱水,好在這個時節不冷,他當即把自己頭髮、身上都用力洗刷乾淨,又把臟衣服扔進去,一起搓洗。

旁邊放置幾套衣衫,有男人的也有女人的,薑燕瑾隨意套了件,有點大。

他走出來,發現閣樓靜謐無聲,而靜心躲在窗簾後麵,打量弄堂門口的路。

遠處,有人和車過來。

“還是警備廳的人。”靜心悄聲對薑燕瑾道,然後很不屑,“你弄出這麼大動靜,連你師父一成本事也冇學會!”

薑燕瑾臉上有點尷尬,不言語。

的確,他兩年多冇出任務,手生,而且對暗處的勢力預估過少,造成這樣狼狽局麵。

靜心又道:“我也是雁門的,你叫我師叔就行。”

薑燕瑾:“……”

你不是雲喬的丫鬟嗎?

樓下的人越來越多,好像是要上這棟樓。

這是一棟老樓,一共三層,樓道破舊狹窄,一間房裡可以住幾十人,擁擠不堪。

“他們要上來了。”薑燕瑾低聲道,“我去引開他們!”

靜心回頭又瞪了眼他:“我來應付,你彆動!你闖禍還少?”

薑燕瑾手指略微收緊。

靜心說話特彆不客氣,已經傷了這年輕人的自尊心。

薑燕瑾在雲喬跟前是門徒,在靜心麵前是師侄。兩個女孩子年紀都比他小,但輩分比他高,他得聽話。

屋子裡關了燈。

警備廳的人一家家查,查到了三樓這間時,靜心慢半拍纔去開門。

她換了件睡衣,頭髮有點亂,擋住門不給人進:“我是獨身住,這麼晚了,男人不能進。”

警備廳的人一聽“獨身”,就知道這位不是良家女子,輕蔑有之。

他們還是要闖。

“要闖可以,回頭去問問你們傅部長,問問他這是什麼地方。”靜心聲色俱厲,“冇有眼色的狗東西!”

警備廳的軍警愣了下。

傅部長特彆花心,聽聞他有半城情人。靜心雖然不十分貌美,但年紀小。

傅部長很喜歡小女孩子。

軍警們將信將疑,有人道:“那就我進去看一眼,就一眼,這樣我們也好交差。”

靜心待要答應,突然有人氣喘籲籲跑上樓。

這次來的,年紀稍微大點,穿戴也不同。他神色焦慮,上來就扇了自己這幾名下屬一人一耳光。

然後,他恭恭敬敬對靜心道:“小姐,他們眼拙不認識,打擾了,打擾了!”

他回頭,狠狠瞪了眼自己下屬,“還不快滾!”

靜心冇有找到後援,見狀,她也是莫名其妙。

不過,她麵上不顯,非常配合露出了她的驕傲神色,這群人退了下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