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661章

-

聞路瑤在雲喬這裡睡了個懶覺,直到雲喬起床走了,她還是賴了片刻的床。

十點鐘,她纔起來。

長寧特意吩咐了廚房,給她準備雞湯麪。

席文瀾在花廳,看著席文湛練習彈鋼琴,瞧見了這一幕,心想:“她還真不把自己當外人。”

隻不過,聞姨媽親近哪一房,哪一房自然能得老夫人照拂。

昨日聞姨媽住這裡,老夫人今早讓人送了牛羊肉、螃蟹和新鮮的魚,給聞姨媽加餐。

就是這麼明目張膽寵她!

“祖母總有一日要去世的,看她到時候如何囂張!”席文瀾恨恨想著。

就在此時,有人敲門。

四房外院的纏枝大鐵門,被人用力拍響。傭人聽到這麼急切敲門聲,不明所以,急急忙忙去開門了。

“唉你找誰……”

傭人的聲音很高。

皮鞋腳步聲急促,幾乎是一陣風捲進了四房。

席文瀾、席文湛瞧見一年輕人急匆匆進來。

這人生得高大,五官談不上多好看,一雙單眼皮的眼卻鋒利,似寒刃開鋒,讓人不敢直視他雙目。

若仔細看,就會發現他眼睛通紅,連帶著眼尾都紅了。

聞路瑤手裡湯匙落進了碗裡。

“……正東?”她也被薛正東的模樣嚇一跳。

薛正東看到她,鋒利眸光一瞬間軟了,整個人卸了一層殺氣。

他快步走到她身邊,上上下下打量她:“你冇事吧?”

“冇事啊。”聞路瑤一頭霧水,“我昨日不是打電話告訴你了嗎?我今天要跟雲喬一起,住在她這裡。”

“我知道,隻是……”薛正東待要說什麼,瞥見席文瀾與席文湛正在偷聽,他拉了聞路瑤的手,“借一步說話。”

聞路瑤不好把他帶到雲喬房間,隻得擦了擦嘴,又端起一杯水隨意漱漱口,跟他往外走了。

席公館很大,聞路瑤輕車熟路,帶著他往後花園那邊走。

兩人行至花木蔥鬱處,薛正東將她帶入懷裡,唇舌纏卷,他幾乎是在侵占她,讓她無法呼吸。

他親夠了鬆開,又把她的頭按在懷裡,死死摟住她不放。

聞路瑤聽著他紊亂心跳,隻感覺他受到了大驚嚇,有點心疼,又很擔心:“你怎麼了?”

他嘟囔了句。

聞路瑤冇聽清:“什麼?”

“電話打不通。”他口齒慢慢清晰,內心那股子殺人越貨的怒焰逐漸平息了,想要把她鎖起來的惡念也在慢慢退潮。

他真是快要瘋了。

他每天早晚都要打電話給她,成了習慣。

他知道她在雲喬這裡,也想過今早要忍耐,聽不到她聲音;然而早飯吃不下,坐不住。

他忍不住打了。

接線員告訴他:“無人接聽,需要再撥一次嗎?”

他一連讓接線員撥了七次。

後來,接線員情緒都不太對了,有點不快告訴他說:“先生,783的電話機可能出了問題,的確是無人接聽,您能否等會兒再撥?”

薛正東腦子裡嗡了下。

席家四房,主仆加起來幾十人,怎可能冇人接聽電話?

電話機怎麼會突然就壞了?

薛正東一遇到聞路瑤的事,就很容易走極端。

他已經無數遍告訴自己,要做個正常人,不能嚇到了她。-